初衷‧Buttercup vs. Keroro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7-20

Buttercup vs. Keroro

很無聊地發現:飛天小女警裡的毛毛Keroro長得還真是像。

 不過,沒想到這樣念頭並未開啟無厘頭非線性行進的一天,看了一下錶,快四點,修了一天的資料庫,Copy/ Paste Copy/ Paste,實在是無趣得很。

 我以前讀過一篇文章提到工作內容大致分為兩種:一是機械式的工作內容;一是創意式的工作內容。我對我近來機械式的工作內容感到不耐,包括通勤上班這樣的例行公事也讓人疲乏,上班工作這些事我已經做了七八年並且算得上很拿手,但偶爾目光離開螢幕,很難免地質疑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這裡。

 我不知道人為什麼要離開自己熟悉或喜歡的地方,像無根或無處著根那樣在異域耗盡生命養料,好像被人潮擠呀擠呀最後不得不就站在這裡了。

 據說離開自己地方的作家便很少再動筆了,我不明白那為什麼,但有一些可能也大概跟失根、無法汲取養料有關。那好像你來到這裡,忘了來做什麼,於是站得直挺端正,姿態優美,但什麼也沒做一樣。

 我翻了翻自己的舊筆記,想到之所以保留那些舊筆記的動機是想保留初衷。在很早的從前,好像就預想到自己會像能源耗盡那樣,再也沒氣力去做自己曾想做的事,到那時候,猜想如果有這樣的舊筆記寫下隻字片語,或許,或許事情就會有所轉機也說不定。

 我不知道為什麼討厭韓劇,我想凡事凡物都有其存在之必要與價值才對,可能相較之下Keroro比較為人生製造歡笑吧,像發自初衷那種好笑,好像總能驅動什麼動力一樣,反之韓劇卻好像老是在消耗什麼,也許就是初衷吧,所以搞半天最後大結局總要來一次恍然大悟什麼的,可預測、累且無趣。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