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 nature]房東的樣子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7-01

Balcony 20050630

終於到了月底,為了不留把柄給房東作為扣留押金的藉口,雖然早在上週末就舉家遷往板橋,但這一週以來依舊每天返回租屋處花一兩個小時清掃倒垃圾。

 不過,月底,這最後一天,原本和善完全跟龜毛小氣扯不上關係的房東,居然也還是不免俗地扮起房東慣有的嘴臉挑三挑四起來,反覆質問最後這個月的水費電費繳了沒,而水費電費查錶結算日至今的費用又該怎麼算等等。

 我沒好氣地拿出繳費單據,同時言明租處還留有兩桶未用完也帶不走的瓦斯,桶子、瓦斯與接頭接線加總起來起碼也值個三四千元,原想說房東平日還算和善可親,就當順水人情送給他轉賣給下一位房客,沒想到話沒開口居然淪為質押品了。

 我相信以房東那把年紀不至於不識貨到那種地步,兩桶瓦斯都留給他了,何必斤斤計較最多也不可能超過一千兩百元的水電費呢?(我兩個月的水費加電費才一千二,這房東居然要跟我清算最後不到一週七天的錢),但他硬是拖拖拉拉了近半小時,最後我雖然一毛不少地拿回押金,不過也忍不住唏噓人與人之間的無法互信,即便我一年多來從未遲給過房租,到末了房東還是要意思一下地刁難。

 走回租處騎機車時,忍不住向具有社區廣播電台功力的鄰居媽媽抱怨了以上情節,算是臨去秋波,最後敦親睦鄰提供一則婆婆媽媽巷議街談的素材吧。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