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有靈丹妙藥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9-30

我也想有靈丹妙藥

我自己幾乎是滴酒不沾的人,但回想起來,這輩子卻始終活在酒的陰霾下困頓著。

 國三那年,外婆是印象中第一位因飲酒過度而致病危逝世的親人。

 醫生不曾說病因是酒,只是在外婆晚年,經常獨酌而醉態頻頻的印象,始終和外婆的突然離世緊密連結著。

 已經無法溯源,不知從何時開時,我憎惡酒,憎惡酒醉的人,總覺得那為了一己逸樂而遺留缺憾給親人的行為,事實上是最該被譴責的。

 然而,長久地譴責自己的親人,若要說能夠產生什麼實質傷害的話,也許就是設下謎局讓自己困身其間,並因無法開脫而久久自我折磨著。

 我的父母已經有近三十年酒齡,當酒開始在他們身上造成傷害,危及他們健康時,真正可怕的並不是已經造成的傷害,而是始終無法戒除的酒精依賴,把一個人活生生拆成兩部份:渴望喝酒與渴望不喝酒,兩相拉鋸磨耗一個人的意志與健康。

 絕望的人總特別期待靈丹妙藥的存在,我不知道我所期待的是不是接近那樣的東西。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