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認真選縣長?誰是宜蘭的馬英九?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12-01

在台灣,最令人嫌惡的,莫過於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台聯、其他散戶政客與毫無自省能力的媒體,以及由上述令人嫌惡的壞集團所合力打造的藍綠對立氛圍,那讓全台政治狂熱不狂熱都無差別地落入可笑的盲目與是非不分。

 2005年12月3日即將舉辦的,真的是一場地方自治的選舉嗎?我在板橋沿著文化路望過一片如海盜船般的黑旗海,其實馬英九很擔心什麼或什麼鬼在當選邊緣要死不活的求饒裝可憐,那根本是關我屁事的滾雪球愈滾愈巨大鬧劇,我在新埔捷運站呼吸著近乎全台最糟品質空氣的同時,滿心無奈著如「選舉?選什麼舉?」一文寫出的感慨。

 我對板橋感到無力,尤其因為我是個客居板橋的宜蘭人,對我而言,12月3日不啻為一場遠離家園的縣長選舉

 去年十一月,因緣際會地與意外結識的網友pipi有了一連串關於宜蘭的對話,pipi是一位懷著理想來到宜蘭揮灑憤世嫉俗熱忱的台北人,在網路的異樣時空,我們奇妙地易地而處議論著宜蘭即將面臨的變革,也因此記錄下了「我看著噶瑪蘭的側臉(1)」、「我看著噶瑪蘭的側臉(2)」的對話。

 當時所思索關於宜蘭人演進中的價值體系,與這種價值體系的衝擊,如今看來正加劇激盪。

 我在那樣的對話裡寫到宜蘭人世代矛盾難解的台北化情結:

關於北宜高開通的話題,pipi所點出的其實就是宜蘭人世世代代(起碼從我祖父母那一輩直到現在)始終難以化解的台北化恐懼情結,宜蘭一方面想要台北的繁華,因為一旦宜蘭繁榮發展之後,子子孫孫就不必再離鄉背井到台北求發展(我相信那也正是北宜高興建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宜蘭人又極為恐懼被台北化,就如同pipi文中所描寫的那樣。

 的確,北上全台首善之都求發展如我,或新訪他鄉實現心中一片淨土如pipi,是那樣戒慎兩難於錯綜的追尋宜蘭價值與台北化情結,我們深知繁榮新都與守護原鄉的各有利弊,因而寧可樂觀相信:向來即便被西部親友視作窮鄉僻壤,也依然自信滿滿以家鄉為榮的宜蘭人,終究能在複雜的台北化情結下發展出獨有的宜蘭核心價值:

事實上,宜蘭始終不是從前的宜蘭,大學時的宜蘭不是我童年時的宜蘭;現在的宜蘭不是大學時的宜蘭,並且每一次我回到宜蘭都會發現它又有了非常不同的改變了。就我自己而言,我當然不盡然喜歡那樣的改變,某種程度上,那正表示台北化的實際運作,可是我也沒有資格去要求宜蘭不那麼變,因為我並不生活在其間,而我所觀察到的改變正是現時宜蘭人的生活型態,而那所直接牽繫的則是宜蘭人演進中的價值體系。  我相信pipi在文中所要表達的也正是這種價值體系的衝擊:宜蘭人會不會覺得交通便利比較重要而犧牲了生活空間、安全與景觀和諧;宜蘭人會不會覺得交易效率比主顧情義更重要而處處唯利是圖;宜蘭人會不會覺得縮短與台北都會距離之後,大興土木蓋高樓大廈求售比維持自然景觀還有價值?  如果宜蘭人覺得那是有價值的,那麼宜蘭就會跟著變,就像當年我們拒絕六輕,因為覺得環保、覺得為子孫百代保留一片淨土遠比工業發展、稅收與工作機會要更有價值,如今北宜高開通也是如此,改變是必然的、衝擊是必然的,但並不意謂著宜蘭就必然會台北化,一切還是取決於生活在宜蘭的所有人,他們的價值體系在最終還是會強而有力地決定宜蘭會變成什麼,而我,一個客居台北的宜蘭人,則依然衷心期待台北宜蘭化的每一個可能。

 然而,在前述令人嫌惡的壞集團所合力打造的藍綠對立氛圍下,那些理該務實被看待與揣度的議題,卻顯然被政客的耍猴戲所掩蓋了,似乎鮮少有人把焦點置放在:縣長必須是一位問題的解決者。

 我在細讀呂國華市長的政見文宣時,只見一再反覆數十年成見造來的宜蘭原罪與對宜蘭現況的錯誤解讀,談建設規劃盡流於浮誇而缺乏對宜蘭核心價值的務實深探:

挾著民心思變的堅強民意基礎,呂國華表示,宜蘭縣真的應該要改變了……過去24年,宜蘭縣政可說是一成不變,發展停滯不前,人口數也和24年前相差無幾,但65 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卻高達11%,且人口外流情形相當嚴重……呂國華感受到,宜蘭人最關心的還是就業的問題,而這兩著卻是一體兩面、息息相關。於是,捲土重來的呂國華這次主打的政見是「打造蘭陽台灣未來城」。 呂國華強調,過去企業界對於宜蘭都會有反工商的既定印象,然而隨著北宜高通車在即,宜蘭確實需要一位有新思維、新作為的新領導人,畢竟北宜高的便利性雖大幅縮減了宜蘭和北市都會之間的距離,但出去的快,進來的也快,在整體的觀光、治安上都應有通盤的規劃。 其中,在觀光部分,呂國華便有例如闢建亞洲最大的台灣風味小吃城,發展集觀光、美食、特產行銷及精緻工藝品販售的台灣風味美食廣場,以及推動海洋之星計畫,如籌建海岸、海面及海底的奇景觀光遊樂區、海洋文化館、藍色走廊、賞鯨之旅…等具體競選牛肉。 至於在治安部分,呂國華則是發現到,近幾年來宜蘭犯罪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與經濟不景氣有關,但北宜高通車後,都會型的犯罪型態恐會侵入宜蘭,但治安絕對是企業主投資意願與否的一項重要參考指標。因此,呂國華強調,「觀光」與「治安」,是宜蘭仍否脫胎換骨的關鍵契機。 面對競爭對手強打清廉形象,在這次五五波的緊繃選情最後衝刺階段,呂國華也不忘端出太座牌。 據了解,平日在銀行上班的呂夫人已經向公司請假,陪著呂國華全力投入選戰,挨家挨戶的展開家戶拜訪,而平易近人的呂國華說到此處,也不忘老王賣瓜自賣自誇一番,他說自己也有跑步的習慣,太太也同樣在銀行上班,他問:「我像不像是宜蘭的馬英九呢」?

 這與陳定南對宜蘭縣12鄉鎮的承諾直如天壤之別。

 於是,我益發無從理解「民調顯示呂國華些微領先陳定南」的事實從何而來?(如果這個民調真實可信)難道宜蘭人真需要打造一位宜蘭的馬英九,勝過堅持實現追尋宜蘭核心價值的願景?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