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會失去理由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12-12

some day i will

有一天,我想,我會失去理由,這麼做或那麼做,都無所謂。

 我厭煩搭公車換捷運到台北去上班,第一百二十九次想著:應該在板橋找一份工作才對,然後,第一百三十次,第一百三十一次。

 抓緊吊環晃著新店線,我讀捷運車廂上註明為詩的看板,但不明白寫下這些飛魚乾如何吶喊的人,到底如何知道飛魚乾會吶喊,或者有什麼寃屈怨尤?

 或許這裡多得是聽得懂飛魚寃屈怨尤的人,而從來鮮少有人知悉我厭煩搭公車換捷運到台北去上班。

 然後我回想一次在報紙上讀到的文學獎評論,取得評論他人資格的人抱怨:最近的寫作者愈來缺乏對他者的描述,而只著重以自我為中心的囈語。

 我突然很好奇那為飛魚乾代言究竟算什麼?

 第一百三十二次,第一百三十三次。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