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要去哪裡玩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12-19

1219 Rothenburg

Rothenburg以耶誕飾品著稱於世,自從今年十月的德國之旅後,就有點期待廣場上的那棵樹會被怎麼裝扮起來,只是從Webcam看來,似乎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昨天討論到這個問題,關於「明年要去哪裡玩這件事」其實有點沒來由的罪惡感,特別在這個看來是成不了什麼大事的歲末年終,一面想起今年秋天跟韓國同學會面時,同學有感而發的一句「台灣人都只想過鬆散的好日子」。

 離開台灣近十年,我的韓國同學在今年才意外重訪這塊求學時期的故地,然而這一趟因出差造訪台灣分廠的行程,卻讓他對闊別十年來台灣人的演變有點失望,他一面提到:原本他們公司派駐在台的三位韓國工程師,應該早在四年前就打道回府,然而,由於沒有台灣工程師願意辛苦學習以接手高階的技術移轉,所以三位韓國工程師一待就是五年多。

 五年來,原班人馬就做著不曾升級過的本業,這件事顯然讓我的韓國同學感到焦慮。

 雖然我弟在竹科工作,產業也與我同學的公司相近似,然而我畢竟不甚清楚那所謂的技術移轉是怎麼回事,但或許十年前韓國同學見識到的是他心目中認為在全亞洲強悍僅次於韓國的台灣人,而今轉眼回頭一看卻已經變成「都只想過鬆散的好日子」。

 其實我們明知誰都想過鬆散的好日子,包括那些有過勞死之疑的賣命工作高危險群,或許也邊抱持著想過鬆散的好日子的美夢而賣命工作著。然而,把拒絕辛苦當作達成過好日子目標的手段,這件事始終讓人感到不安。

我猜想我們並不那麼世故得以互較功成名就之高下,也無意於跟隨世俗流行價值而搖擺起舞,然而,「上進」這件事對我們始終重要,並且,或許只有自己才知道上進與否各是怎麼回事。

在這世界上,目標一致,作法卻很不相同的事實在太多。我相信「鬆散的好日子」是一種值得的價值,只是人們將付出什麼來贏取這種價值?而這種價值又將從何提升人們的生活層次?

 這麼想過之後,沒來由的罪惡感已煙消雲散,「明年要去哪裡玩這件事」是再嚴肅不過的課題。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