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點前想像燃點後哀傷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6-02-14

到達燃點之前的想像與到達燃點之後的哀傷

偶爾,紀念日會是糟糕的提醒,或許再美好的回憶,也難免掺雜些糟糕的點點滴滴,雖然誰都知道應該正向積極來看待事情。

 從前就讀的宜蘭高中,每年夏天都會像小丸子卡通裡演的那樣舉辦馬拉松大賽,每次跑完全程8公里,腦筋變得異常清晰的同時,全身上下卻沈重得每一舉措都像在表演視覺殘留那樣頓挫。

 胡亂想起這些,大概是因為到今年三月就工作滿十年了吧。最近想起來,才發現原來長久以來都在迴避那種腦筋異常清晰而全身沈重不已的感覺。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