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期望值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5-31

早上前往捷運站的路上,和太太聊到她最近聽到的一場演講,內容主要是在談躁症、鬱症以及其他現代人容易會有的精神症候。她特別提到在那場演講之後,與同事聊到那場演講內容時,都不約而同有種:「我也病了。」的感嘆,因為演講者所提到的症狀,大家好像都有。

於是我忍不住想:到底應該把資源投入以改善一個讓人容易得病的環境?還是應該強化個人即早就醫的正確觀念與免疫力?

這樣想其實有點庸人自擾,因為改善環境顯然困難,相形之下,無論辯證議論的答案是什麼,到末了終歸會落入期望眾人像八仙過海那樣各顯神通吧。

這也讓我聯想到:職場上經常容易見識到的荒謬期望值

所謂的荒謬期望值,其實就像期待別人像超人一樣,即傳即到,百般配合、支援、服侍你,之後,如數家珍地展示自己的工作成果,且暗示自己可能有超能力。

擁有荒謬期望值的人,經常也是令人討厭而不自知的人。印象中,很典型的一位荒謬期望值型的人,是一位企劃編輯,這位企劃編輯私底下其實算是一位談笑風生、有趣的人,但一做起工作來,則完全是以自我為中心,從企劃活動的時間排程、活動各個階段所需的文宣與設計物,無一不是以自己的時間為時間,一副好像他完工了,全世界都得跟著他一起完工一樣。

也因此,這位荒謬期望值企編所設定的進度,經常是延宕的,原因當然出在他從不把後製配合與看樣、校樣的時間估算進去。對荒謬期望值企編而言,設計師與印務甚至是輸出中心、印刷廠都像是魔術師或自動販賣機一樣,只要丟個什麼東西進去,就馬上能掉出個什麼出來。

跟荒謬期望值企編配合過的設計師,總會印象深刻於自己趕稿時的疲於奔命,以及荒謬期望值企編照三餐來催稿時的煩厭感。然而,對主管、老闆來說,荒謬期望值企編非常自然而然提出的荒謬期望值,總是十分振奮人心的,從管理階層者的觀點來看,荒謬期望值企編所提出的高標準(事實上是用來要求他人的高標準)與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決心(事實上就是缺乏通盤考量完善計劃一味很盧地蠻幹),實在是令人激賞。

見樹是究細節、見林是識大體 via IE的錯誤;別字的世界 - Jas9 Taipei.

管理階層總會認為:像荒謬期望值企編這樣的人才,即使不是見樹究細節的人,也該算是見林識大體的好人才啊。

但,從創意人員、從設計執行者的角度來說,期望Designer趕在Deadline之前交出成品,在累得像狗一樣之後,又再要求發揮創意,除了是種荒謬期望之外,更是不見樹也不見林的任性妄為、存心刁難。

回到早先的發想,我其實也不確定荒謬期望值的產生,究竟是因為環境,或是出自個人特質所造就。唯一可確定的倒是:絕大多數的老闆、主管,在很大層面上都會覺得應該要讓員工維持一定的工作壓力,有時候甚至希望像軍中阿兵哥那樣沒事找事。就我自己的經驗來說,過去當設計主管時,遇到設計出版的週期空檔時,總會丟圖給同事去做一些去背、轉檔、歸檔等等低技術層級的瑣事。做這些事當然不能說是了無助益,只不過相對於管理階層或公司政策在創意的期望值而言,似乎是不著邊際,甚至是兩相矛盾。

累得跟狗一樣如果跟發揮創意是完全不相斥的話,Google那麼禮遇他們自己的員工難道是嫌錢太多沒處花嗎?

當然,就荒謬期望值而言,的確就是那樣沒錯。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