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簡單到令人打冷顫的理想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3-06

這天結束前的空檔,上網來看這裡的回應,但,依然不知道該怎麼回這篇底下的留言。

循線去拜讀了Shi J. jellyvanessa寫的這篇很棒的《即使不在眼前也試圖擁抱的》 ,湧上些許念頭,敲鍵打了幾行字,往復又增刪幾回。這一整天,畢竟也積累了一定程度的心疲眼倦,於是,縱使不成段落不知所云,還是稍事整理急切了斷地發了這一篇。

沙特說:「人乃是命定自由,因為他被投擲到這世界來選擇成為自己。然而,人在選擇自己時,也同時選擇了所有人,任何人都無法逃避那種整體而深沉的責任感。」

我想說的是,感謝,但,萬般心領神會,恕我就不逐一回應那篇文章下各位的留言。

讀Shi J. jellyvanessa的文章時,想到言猶未盡的是簡單到讓人要打冷顫的「理想」兩個字,就這兩個字,讓人區分彼此成為敵視別人的人,或者被別人所敵視的人。也因此,縱使再鋪陳千言萬語也只是想對某些人交換善意地說:像我們這樣的人,只不過是事到如今依然懷抱理想,你可以說象牙塔,說空中樓閣或海市蜃樓,但,如果我們共有交集的這個世界已經沈淪,那麼,千萬不要懷疑我們想跟大家一起墮落的決心。

理想終究是無害的,至少在群體龐大的墮落之前,是絲毫不構成威脅。

寫先前那篇文章,從一開始就聯想到我同學,也很自然而然地想到,當我們親身驗證過從來沒人提出過的假說,我們也才知道,要說一句感同身受,是得要承受自我良知上多麼巨大的偽善責難。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