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工作的恐懼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11-03

design terror

如果沒記錯的話,日本漫畫家柴門文柴門ふみ,著有《東京愛情故事》、《愛情白皮書》等作品曾經說過:在進行畫稿作業的同時,往往會陷入一種「如果在作品完成之前出車禍死掉」的恐懼,並且,經常不自覺地為這樣的恐懼所困擾,一直到整部作品完成後才如釋重負。

最近,在經歷電腦反覆當機、檔案幾乎完全毀損之後,突然想到柴門文說過那樣的事。

幾乎沒看到有人曾經質疑柴門文的說法,譬如說:為什麼是恐懼自己出車禍?而不是已完成的原稿被火燒掉呢?

我當然無從得知:倘若趕稿中的柴門文,真的很不妙地出了車禍,即使沒有生命危險,但卻再也無法繼續車禍前已經進行著的畫稿作業。如果那樣的話,她又會怎麼做呢?

事實上,在我的設計生涯裡,曾經遇過好幾次檔案毀損事件(我相信這是所有designer都曾遭遇的困境)。

絕大多數時候,我總覺得,只要人還活著,就算曾經很費心、費時、費力做出來很了不得的設計稿死掉了,應該還是有機會再做出相彷,甚至更好的作品才對。

當然,現實並不總是這麼讓人樂觀以待。

絕多大多數時候的現實都很殘酷,譬如說:只有半小時,要再給一份風格不同的設計稿;又或者,只有半小時,要再給一份跟某個設計成品風格一致的設計稿。

大多數人提到創意工作時,總想像它是如何天馬行空。然而,實際上,創意工作經常是侷促拘謹的,這也是為什麼長久從事創意工作之後,整個人可能愈漸謹慎、退讓,而絲毫不見冒進、創新的勇氣與決心。

我其實一點都不熟柴門文,只碰巧讀過幾部改編為日劇的作品,但總覺得她的恐懼是很有道理的。特別是可以反推為「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的這一部份詮釋,相較於滿心期望要從既成過往汲取養份的怠惰想法,那種創作進行間的恐懼,或許更是一種驅使冒進、創新的動能吧。

雖然不甚搭調,但,就像尼采說的:「一個人只能在無法掠奪的時候盜竊。」

同理,一個Designer也只能在無法創作的時候,沿用舊檔。

所以,檔案全毀,或許還是件難得的好事吧。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