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流逆流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11-17

ilan river sail

週五晚上,回宜蘭的北迴線上,因為太魯閣號實在太過顛簸,兒子突然吐了一身還嗆著嚇到,使得我們的返鄉之旅,開始得有點艱難不順。

眼見兒子噙著淚嗚咽說痛痛,列車上的每一分秒都是萬般不捨的煎熬。

但他一路忍著,到站時還指著前來迎接的阿公破涕為笑道:「阿公耶」似乎,我們的突破難關,就該是這麼爽朗。

隔日,宜蘭的天氣一反氣象局的預測,出乎意外地大好。

在宜蘭河看泛舟,順流逆流,往來絡繹不絕,悠閒之餘,也忍不住想到我板橋住家附近的湳仔溪,相形之下,簡直像極一條臭水溝,而政客們的打算是研議建公路為它加蓋。

我從來沒喜歡過台北縣市,卻因為工作,必須在大台北地區待上很長一段時間。

但這值得嗎?我不時懷疑,究竟還要看過多少齷齪的衣冠禽獸、虛張聲勢的草包與偽善的欺世盜名者?

如果忍氣吞聲,猜想或許也可以像其他台北縣市的人一樣,表現得既不喜歡,但也絲毫談不上厭惡。

然而,我始終想不透台北人的忍氣吞聲是怎麼一回事,或許,他們只是不像我們宜蘭人一樣,明白生活可以有其他種過法,而環境,相較於包工程分贓,是更值得去優化改善的。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