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繫體制、變革創新與敬畏宣言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9-17

Awesomeness

前陣子,幫公司徵人面試,順理成章地思索了有關求職的各種問題。同時,也讀了一些有關企業求職面試的相關文章。

或許因為「體制」使然,找工作向來都是件頗吊詭的事。

首先,人們總以為這將是你有所成就的第一步。

踏上這一步,你將有所成就,你將成就自我,你將自我實現。

就像古往今來那些了不起人物所再三闡示的大道理一樣:你因為不虛偽矯作,不曲意奉承,誠懇忠實表現自我,那個勇於變革創新的自我,而終於成為那匹被伯樂所賞識的千里馬。

未來似乎是很值得在當下努力去期待的

但,可惜的是:事實往往跟古往今來那些了不起人物所再三闡示的大道理有所差距。

畢竟,絕大多數公司,以及絕大多數的主試人員,都期望見到那些前來找工作的人,是極盡所能地迎合、取悅他們。

其中,特別是那些不著痕跡地迎合、取悅他們的應試者。顯然,格外討喜。

換言之,絕大多數公司,以及絕大多數的主試人員,都希望找到不虛偽矯作、不曲意奉承、誠懇忠實表現自我、勇於變革創新的應試者人格特質,只要這一切都發生在極盡所能地迎合、取悅他們的前提之下。

然而,有多少次,在主試人員被取悅,並斷言「那就是一位理想的適任人選」之後,這份工作開始成為彼此的災難。

標準答案,相較於切合實際足以解決問題的答案,總是太顯而易見;總是得來過於輕易,而且理所當然。

就好像主試人員總愛以面試的準時與否,作為一旦任用之後,未來幾年上班準時與否,甚至是待人處事態度積極認真與否的認定標準。

那些總是沾沾自喜於發現各種見微知著的尺度,並據之以評斷面試者良莠,負責維繫「體制」的人,顯然無意(同時也無益)於變革創新。

然而,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卻又如Umair Haque在《The Awesomeness Manifesto》這篇文章所說的,是一個向來信仰Joseph Schumpeter(約瑟夫·熊彼特)Creative destruction(創造性破壞)理論的時代。

所有的企業,所有的體制,無一不在談Innovation變革創新;無一不自詡為Innovation的堅貞信仰追隨者與實踐者。但,當代人的生活裡卻依舊充斥填塞著工業時代的各種垃圾毒物,企業、體制始終只在一榮一枯之間維繫其永續運作,又何曾真正變革創新了什麼?

Umair Haque在他的文章裡提到:在21世紀,光是談創新已經明顯不夠。想要有所作為的企業,必須要做到「使人敬畏Awesomeness」才行。

Awesomeness happens when thick — real, meaningful — value is created by people who love what they do, added to insanely great stuff, and multiplied by communities who are delighted and inspired because they are authentically better off. That's a better kind of innovation, built for 21st century economics.

Umair Haque同時提到所謂「使人敬畏」的四大要素為:

  1. Ethical production(良心)
  2. Insanely great stuff(大創意)
  3. Love(熱愛)
  4. Thick value(富有意義)

對於始終只能在維繫體制裡談變革創新的人而言,如果Umair Haque的《敬畏宣言The Awesomeness Manifesto》是一個精確的預言,那麼,未來似乎是很值得在當下努力去期待的。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