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配人生奧義:專業記者做白工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0-12-28

文建會慶祝民國百年,毫無意外選出一個醜醜的吉祥物,這件事讓我反覆想到設計做白工。

所謂設計做白工,其實是所有做設計的人都曾有過的邪門經歷:簡單地說,你做過最醜的,往往會被選中。於是,所謂精心設計,就只能當作練習。

其實讓任何一個專業做白工都一樣悲慘,但,要選出一個比設計做白工還慘的,大概就屬專業記者做白工了。

專業記者怎麼會做白工呢?

一個原因是「嗜血」,譬如最近的惡擋救護車幾乎排擠掉所有新聞版面與閱聽眾的關注。

另一個則是「業配」。

新聞媒體因為廣告業務配合報導所引發的閱聽眾信任危機,其實已經暗潮洶湧了好長一段時間。沒意外的話,還會繼續暗潮洶湧下去。

前陣子,中時電子報有位資深記者表明不願同流而出走,繼續以新聞媒體的廣告業務配合為文發表在個人部落格。

這樣的主題,在網路上向來都能獲得普遍共鳴。

這一次比較特別的是:記者原本任職的媒體也認同表態了。

中時電子報以「本報訊」署名,回應時事作了短評《故做清高?》。

我首先想到的是:那個「做」字應該是「作」的錯字吧。

然後,不是有句話說:「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那麼,媒體不要臉呢?

宇宙無敵嗎?

大概是這樣。

只不過,那個宇宙很小,差不多就一張報紙版面大或一節電視新聞時數長。

在那個大小的宇宙裡,新聞媒體五十步笑百步,意想哈哈幾聲就把專業記者的業配人生嘲訕帶過。

新聞媒體想賺錢,確實天經地義。

但,新聞媒體想利用廣告業務配合報導來賺錢,最好先把守門人的招牌砸掉,然後永遠閉上那張鬼扯人民有知的權利的唬爛嘴。

概觀台灣的媒體生態:幾個敗德新聞媒體擺明就賭閱聽眾罵完敗德新聞媒體,還是乖乖回去守著敗德新聞媒體。

這樣的窘境,講起來是人民的媒體識讀有問題,但,人民的媒體識讀有問題歸根究柢不還是媒體的錯嗎?

如果不是媒體長年以守門人自居,以人民有知的權利對大眾洗腦,閱聽眾也不會潛意識認為世界就只有那幾十分鐘或幾張版面大。

更糟糕是,類似中時電子報的作法,沒面目沒身段扯天下鳥鴉一般黑,則讓閱聽眾的媒體識讀從質疑走向澈底否定。

所有新聞媒體、所有的新聞記者都在玩弄同樣一套「嗜血」、「業配」的戲法嗎?

如果不是,那麼在整個新聞媒體沈淪裡,對閱聽眾傷害最大的,無疑就是讓專業記者做白工。

任憑你有再高的新聞專業,寫出新聞價值再高的報導,在「嗜血」與「業配」之前,都只是白費工夫。

有時當設計做白工發生的時候,總不免會想到:如果去除專業不足或泯滅的官僚體制、流程,也許好的設計將更容易出頭。

設想在新聞媒體,又未嘗不是?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