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露Lochia:去年做了一本詩集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2-03-02

Lochia-1

睡不好,搞不清是半夜或清晨,收了一封email。

陌生,但,還回想得起來的逗點小編,寫email來說要離職了。

去年幫朋友做了一本詩集,完稿的時候,跟出版社編輯有過極短暫的接觸,大概就是開DropBox傳檔、收到、謝謝那麼回事。

讀email,想到編輯這一行原本不好做,沒想到出版社就只有這一位編輯。

「這就是出版詩集的出版社景況?」概略如是思量了一下。

然後,我想到自己一直沒能好好介紹這本詩集。

Lochia-2

為什麼沒能介紹這本詩集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還找不到妥適的時間來讀它。

時間久了,我發現自己的生活現況或許根本不允許讀這樣的東西。畢竟,幾年來,我的生活型態已經不復以往地翻過好幾翻了。

有幾次,天還未亮,醒來後,躡手躡腳到客廳,從書架上取書,坐定,翻開書頁,沒讀幾個字句,小女兒就咚咚咚跑出來,一下擠到我懷裡。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讀得最多的是童書。

童書跟詩集其實很像,但,就像繁星點點,點點相彷。有時候,你可以花一整晚的時間觀星;有時候,你只是「喔,星星」倏忽瞄一眼便轉頭去做其他事。

繁星始終還是繁星,照看世間紅塵百態。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之所以讀不了詩,是因為自己已經生活其間。讀詩的人,要不是困頓如遊民,要不就優裕若貴族。抱著女兒讀童書的同時,我彷彿意會到俯拾皆是感動的新發現再再阻斷了讀詩的意圖,當下我既不是遊民也非貴族。

我自己是很久以前就離開出版社的平面設計,再做出版的東西,雖然熟悉,卻也莫名焦慮。

做設計的,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所偏好的,並不能拿來賺錢養自己,甚至別人,更別提是一家公司。編輯,或出版社,其實也是。

紅塵滾滾,也許現在只是一個恰好合適想起叔本華的短暫瞬間罷了。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