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ely Watch This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4-09-16


偶爾會有讓人無法逼視台北的夜

於是回過頭去看

那些開口只會咀咒與預言這個已死、那個已死的人還真該死

如何不結束了他那樣的意識

睜一眼比魚眼還魚眼的廣角

趁著夜還沒黑天還沒亮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