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是同流者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2-04

I comformist

 我看不懂我以前寫過的那些,因為我是同流者。

那些人絮聒談論
或許必須想起與那一切完全斷絕關係
關於那座城市的事
或許也是她的前往
幾個幾十百千萬個同路人
會不會在前往那座城市遇見
這事一再陷入沈思
究竟傾力想做到怎樣
那些很有自信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有那些人很好的人
那些沈默認為正直
該成為什麼或者會成為什麼
又怎能確定這是走過的路
這是將要前往和將會到達的路
該走佇足或者回頭
在試圖什麼
腳不停歇
是他們所說的勇敢和自信
可笑不是嗎

那些絮聒談論
我只能這樣想
離開後
愚不可及的夢和不知所措
一切都是陷落
像騎士和小孩的對話
只是還沒有到底而已
必須再往下陷落
坦承多次失敗和錯覺
在那些之後
真悲哀犯了如此不聰明的錯
覺得累了
一直反抗的只是持續反抗
無力推翻它
射手座適合逃跑

 沒錯。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