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7-22

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

上週才剛結束的第一波徵人面試,從許多方面來說,都給了我很大的震撼,特別在對照近日台灣97%大學錄取率的新聞之下,尤其讓人感觸至深。

我忍不住在最後一位面試者的制式問答結束後,進一步追問:「視覺傳達、設計科系究竟都在學什麼?」、「課程安排是偏重理論或實務?」、「授課教師對學生評量的標準是重結果或重過程?」我確實很想知道這些對著職場基礎設計考題無法作答的未來設計人,究竟學校的設計教育給了他們什麼?甚至台灣的大學教育給了他們什麼?

望著空白的試卷作答欄位,按捺不住滿心疑惑,我不禁直截了當地提問:「學校沒有機會做到平面印刷的東西嗎?」我實在無從理解,為何一位設計科系畢業的學生居然會寫不出大紅色的CMYK標色?

「有啊。」應試者如此回答。但,這個回答反而更讓我滿頭霧水,「既然做過平面的東西,那你應該至少知道CMYK的數值各是多少吧?」我心想RGB與HEX也就算了,若做過印刷或跟輸出中心、印刷廠打過交道,實在沒有道理不知道CMYK。

「CMYK,我知道,但我們不會去背它的數值……」應試者如是回答。我還是忍不住打斷他的話反問:「不知道數值的話,我很好奇你要怎麼做設計、標色?」更何況大紅色根本不是需要去背的數值,而懂得標註CMYK數值所延伸的意義,則是設計人對色調色階的專業敏感度。

「哦,我們都直接用點的……」應試者不急不徐地回答。兩天來我已經聽過四次一模一樣的回答,然而這一次依然讓我感到震撼。

人力銀行給了我們什麼?

回想起來,我的上一次主試經驗是在一年多前,當時由我來面試新進設計人員,其實是件奇怪的事,因為我自己也才剛進這家公司,我很懷疑一位新進主管能夠真正瞭解新公司對這位新進設計人員的需求。然而在用人孔急之下,最後從人力銀行提供的履歷資料中篩選會做Flash、能做網頁、有一定設計資歷的人選,結果這位設計連色票都沒用過,更遑論CMYK或其他屬於設計根柢的本職學能。

設計這一行絕非僅止於「會做Flash、能做網頁」,然而,「會做Flash、能做網頁」恐怕已經是當今企業老闆設計徵才時的預設思維,並且,在現今絕大多數時候,這一招半式也確實足以震懾住整個企業法眼了。只不過,這套思維能篩選或模造出什麼?或者我該反向修正我的問題:人力銀行給了我們什麼?

當職場供需愈來愈便利於媒合,當徵人求職有了人力銀行這個出入口,企業徵才的效益提昇了嗎?如果由我來回答這個問題,則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人力銀行所能給予企業的,只不過是一個使用該人力銀行的使用者所組成的pool,而這個pool有可能是人文薈萃的湧泉,也有可能是蟲蠅孳生的死水。

在無法篩濾的前提之下,資訊傳遞(或者說媒合)的量與速度是毫無意義的(甚至適得其反),也因此,人力銀行一直讓我聯想到嗜肺性退伍軍人症

嗜肺性退伍軍人菌(Legionella pneumophilia) 多存在冷卻水塔或空調系統濾器中,經常清洗冷卻水塔及空調系統濾器可有效防止其繁殖

都直接用點的設計科系學生

時序再朝一年前的面試往前推,則我在來到這家公司前的最後一次面試,算一算應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七、八年前,同樣二十出頭前來面試的未來設計師,我並不期待他們能懂印務,甚至能夠上手操作Photoshop、Illustrator或CorelDRAW,而是更深層的人格特質、溝通態度與美學素養。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不是設計科系畢業,或者說當時並沒有那麼多設計科系,於是這些未來設計師像學徒一樣進入職場,從最基礎亦步亦趨地學習。

當應試者不急不徐地回答:「我們都直接用點的……」時,我沒想到時隔七八年,居然要來糾正這些當初竊以為不需要到職場就能補足專業的設計科系學生。

「假設今天我跟你在各自電腦各做了一件設計,你不看數值直接用點的,我也不看數值直接用點的來標色,那麼,在第三者的電腦上,麥當勞的logo就有可能同時出現偏綠的黃與偏紅的黃兩種。」我試舉一例來說明做設計不看數值有多荒謬。應試者只是愕然。

在台灣,大學像開店的,開店的像大學。

面試結束後,忍不住跟桃李滿天下的迴老師小抱怨了一下台灣設計教育失敗的種種可能,也在迴老師的提議之下,直接到設計科系的網站上去看他們的課程安排。

那是非常令人搖頭、咋舌、嗟嘆的課程安排。

我完全不明白:

  1. 在完全沒有行銷課程的前提下,怎麼學廣告文案寫作?
  2. 學了包裝設計,卻沒有印務實作的課程。
  3. 兩學分的進階電腦繪圖課程裡,擠進了CorelDraw、Illustrator跟Painter這三種根本可以分開成兩門課學兩學期的軟體,到底是入門課程還是進階課程?
  4. 還排了兩學分的素描、版畫、中西美術史、中西設計史,完全摸不透到底要重實務還是重理論。
  5. 前面提到的第3點,除了一學期的課妄想學會三種美工軟體的荒謬之外,CorelDraw跟Illustrator為同屬性的東西,照理說應該二者擇一,為什麼要學生花時間在同一種功能的軟體學習,還要花兩倍錢買兩本功能相同的向量軟體參考書?
  6. 另外,我很驚訝地發現色彩學的課程,設計科系畢業學過色彩學的學生,居然不懂什麼是色光、色料、增色、減色?

如果所有設計職場所需的設計根柢,設計科系畢業生都得在職場遭遇挫折從頭學起,那麼,設計教育究竟給了他們什麼?難道只是一個面試的機會、不斷的質疑,以及「在台灣,大學像開店的,開店的像大學」的諷刺笑談嗎?

對於「在台灣,大學像開店的,開店的像大學」這件事,我所不明白的當然不止於這些,我很清楚大學教育不應該只為職場預作準備,但,如果接受過大學專業教育洗禮的準專業人士連該專業所對應的職場基本要求都滿足不了,那麼,這樣的大學專業教育難道沒有問題嗎?難道我們從現在開始都必須向下沈淪,不斷降低標準以解決97%大學錄取率0%職場錄取率的問題嗎?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