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焦慮忐忑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8-10

今年首次有機會當主角過父親節的那一天,因為九個月大的兒子感冒咳嗽,往返看了幾次醫生始終未能痊癒,所以焦慮忐忑度過。隔天早晨,兒子感冒咳嗽加重,不得已臨時請假帶去看診,雖然醫生建議原本該住院治療,但因為沒空床,所以只得領藥返家等候醫院通知。

這是我的焦慮忐忑,得不時以哄抱逗笑定時餵藥拍痰清掃居家消毒來稍解,更得靜待醫院通知仰賴專業對症下藥以求痊癒。

童玩節的停辦是近日另一則焦慮忐忑,Mark條條有理地寫了為什麼他要『搶救童玩節』『罷免呂國華』,而我呢?我其實只對我爸上個月從宜蘭來板橋探望愛孫臨走時的一席話耿耿於懷,他說:「下個月回宜蘭,阿公帶你去童玩節。」當時我們連忙勤阻說:「現在還太小,等明年吧!」

我們其實都心知肚明,那是往日帶過他的大外孫去童玩節的回憶太過美好在作祟。

父親其實是很負面思考的人,老是嫌東嫌西,要講童玩節哪裡不好,大概很少有人講得過他。然而,他還是很湊趣地帶著全家參與了第一次頭城六十多年來復辦搶孤、第一次童玩節以及第一次綠色博覽會。

綠色博覽會那一次甚至還是父親提議要去的,在簡陋的運動場展場上嫌250元門票太貴、嫌展出活動不夠有趣,卻依然對環保立縣的願景沾沾自喜。以前在大學曾有位同鄉朋友說他們同學最討厭宜蘭人,因為宜蘭人只要一提到宜蘭就驕傲得不得了,朋友每次提及總是苦笑搖頭表示:我們鄉下小孩,自己唸大學還要靠父母借錢標會,也不過談一談故鄉而已,哪有什麼好驕傲的。

那麼,到底什麼是宜蘭人那種處處討人厭的驕傲呢?讓我告訴你:宜蘭人那種處處討人厭的驕傲就是連在那種簡陋非常的運動場上也妄想辦好博覽會;就是窮鄉僻壤也妄想學人家通都大邑上國際去交流;就是借錢也要借來給子女唸大學好寄望未來的父母;就是窮人也想做大事……

我的確很缺乏且不解於政客和政客跟班對權力鬥爭的執迷盲目,我只懂我切身的焦慮忐忑。我只是個讓色彩解放自由表現真善美的設計師,我只是個網路鄉民,我只是個從宜蘭離鄉到外地工作的台灣人,我只是個九個月大男孩的爸爸,以及明年期待帶著小孫子去童玩節六十六歲老父親的兒子。

所以,不要跟我談藍綠跟齷齪的政治權鬥,我不懂,也不想懂。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