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正在從腸病毒恐慌中得利?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6-18

兒子從上週五開始,由於腸病毒感染引發咽峽炎而持續突發性發燒。

一般來說,咽峽炎的病程為四到六天,最有可能轉為重症的危險期為第三至五天。經過昨天(發病第五天)逐漸恢復活力,晚上入睡後也首度整夜沒有發燒的症狀,今早出門前,再幫他量的耳溫也都正常,才總算放下一顆忐忑的心。

警覺、重視、謹慎與恐慌畢竟是很不一樣的。

早上在蘋果日報讀到一篇談及腸病毒過度恐慌的文章,回想這近一週的親身經歷,滿心以為真是不無感觸。

我猜想,警覺、重視、謹慎與恐慌畢竟是很不一樣的。任何人在遭遇親人病發時,都不免會感到恐慌,會激起想要做些什麼來挽回頹勢的動能。然而,面對腸病毒這種刁鑽多變的病毒,倘若只是恐慌,光有一股強而有力的動能,而缺乏足夠去應對、觀察、掌握的資訊,非但無濟於事,甚至可能為第一線面對疫情、處理疫情的家屬與醫療人員憑添不必要的壓力困擾。

每個人面對恐慌、處理恐慌的方式或許不一,但我猜想,真正能夠解決恐慌的最佳因應之道,就是主動利用資訊工具去獲取相關資訊,並且主動諮詢專業人士的意見。

真正嚴陣以待、悉心照顧過家中感染腸病毒的小病童之後,對於資訊之於恐慌,我有幾點感觸:

  1. 大眾傳播媒體所能提供的資訊,絕對不夠;大眾傳播媒體所製造的恐慌,則相對太過。
  2. 愈是接觸大眾傳播媒體(特別是電波媒體,譬如電視)的人,愈是恐慌的傳遞者。
  3. 除了醫院,網路是主要的資訊來源,同時也是平息恐慌的利器。
  4. 疾管局與衛生署都有網站,但都很難用。
  5. 對一般大眾而言,相對好用的主動資訊工具,如Google、Yahoo!,則根本找不到疾管局與衛生署的相關資訊頁面。

事實上,我確實認為,在一個以民為主的國家,遵循網路使用者至上的邏輯,政府網站在其業務相關資訊的搜尋優化,若無法表列在市佔率高的搜尋引擎(如Google、Yahoo!)的搜尋結果首頁,則相關承辦人員理當受到彈劾懲處才對。

然後,我也對大眾傳播媒體(特別是電波媒體,譬如電視)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感到遺憾,就像稍早前日本的秋葉原無差別殺人事件,末了也以檢討媒體收場:

以下這則新聞從被害者的角度關注了這椿悲劇:
マスコミの被害者晒し。そんなに視聴率が大事?
同時也質疑媒體在處理大悲劇時
究竟是以整個社會的最大公益為原則
還是媒體商業利益?

via 媒體從秋葉原事件中得利

疫情當前,究竟是誰正在從恐慌中得利?或許我們可以用「整個社會的最大公益為原則」來對政治人物與媒體逐一進行檢視。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