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刀自宮閹割之後還接得回來的信心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10-26

昨天看華視新聞提到1025遊行時,隨手轉過好幾個新聞台,觀察焦點與包裝陳述雖有不同,但,大抵上,都還是當作一個大事件來報導。

除了TVBS。

TVBS正在報導黃琪的友人前來辦理保釋的新聞,報導提到黃琪的友人說:黃琪是天才中的天才,他幫全台灣人民出了一口怨氣。

我突然想到,關於觀察「模糊焦點」這樣的事。

精確地說,焦點從來不曾被模糊(尤其對一個觀察者來說)。只不過,因為觀點不同,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於是便認為是我模糊了你,或者你模糊了我。

也因此,即使像聯合報報導張銘清事件,選擇用「挨K」、「挨揍」來當作標題描述,而非更貼近事實的「威脅進逼」、「推擠倒地」。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國民不希望自己國家的領導者,是有腦袋的人。

即使像聯合報那樣,焦點依然很清楚,可觀察得到是:

  1. 媒體關心張銘清受示威者恫嚇「台灣不是中國的」所可能承受的痛苦,遠超過在乎示威者受張銘清恫嚇「沒有台獨就沒有戰爭」所可能承受的憤怒。
  2. 媒體定調這樣的示威是一種暴力事件,而從來不是意見的表述。

媒體新聞如此荒腔走板襲來,閱聽眾所能接收的或許只是:馬英九才說未來四年沒有戰爭,張銘清馬上接口說沒有台獨就沒有戰爭,然後聯合報說張銘清挨揍了,總統府發言人馬上開記者會譴責暴力,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再解釋說「沒有台獨就沒有戰爭」是言論自由。

焦點非常清楚,沒有模糊。然而,我們應該都要知道,並非只要清楚、沒有模糊的,就是真相。

譬如說「言論自由」,顯然並不包括:你不順從我的意思,我就用飛彈打你。譬如說「台獨」的定義,其實也包括主張中華民國擁有獨立自主主權的現狀(在這個觀點之下,台獨基本上是台灣人的原罪。)。

所以,行政院祕書長說「沒有台獨就沒有戰爭」是言論自由;總統府發言人開記者會譴責暴力;馬英九說未來四年沒有戰爭,到底各是怎麼一回事?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國民不希望自己國家的領導者,是有腦袋的人。

在台灣的我們當然也不例外。

但,假設馬先生真的正在走一條很獨特的成功大道,一條可以練成葵花寶典的幽逕祕路,所以必先揮刀自宮閹割主權。

而這一切就如馬先生在決定外交休兵時提到:如果對方沒有善意回應,我們隨時可以改回來。

最好是馬先生揮刀自宮閹割之後還可以再接得回來。

也最好是可以公開演出以取信於民。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