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對話需要避免的兩種邏輯錯誤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10-24

2 FALLACY

當我們在進行有助於問題釐清、尋求解決共識的文明對話時,很重要的一點,是去避免兩種邏輯上的錯誤。

這兩種邏輯上的錯誤,分別為:

自然主義的錯誤naturalistic fallacy以及道德主義的錯誤moralistic fallacy

自然主義的錯誤,簡單地說,就是經常傾向於篤信「實然」,相信愈接近真實、自然的愈好,並且,將一件事是否會在自然狀況下發生,作為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典型的自然主義錯誤,譬如像這樣:「因為人類與生俱來的天賦各有不同,所以,每一個人理當被差別待遇。」

道德主義的錯誤,則是經常傾向於篤信「應然」,相信愈美好、良善的愈接近真實、自然,並且,將一件事是否會在美好、良善的狀況下發生,作為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典型的道德主義錯誤,譬如像這樣:「因為人人皆生而平等,所以,任何人都不存在天賦上的不同。」

無論是自然主義錯誤或道德主義錯誤,兩者都是錯誤,也都會破壞文明對話的進行。

舉個最新的實例來談,剛獲得薩哈羅夫獎胡佳

在BBC 中文網的同一則報導裡,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杜格特說:「希望歐盟透過頒發薩哈羅夫獎對胡佳作出肯定,能讓中國領導人們認識到胡佳作為人權衛士的工作在國際社會上得到的尊崇。 我們深切關注人權活躍人士胡佳遭到監禁,並一直在許多場合,在最高層面要求中國馬上予以釋放。」

另一方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則說:「胡佳是因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中國司法機關依法判處徒刑的犯罪分子,把人權獎頒給一個罪犯,是對中國司法主權的干涉,也是對人權的不尊重。歐洲議會某些人打著維護人權的旗號,授予其薩哈羅夫獎,完全是顛倒是非,充分暴露了他們粗暴干涉中國內部事務和侵犯中國司法主權的政治圖謀。」

由上看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之間,顯然不存在任何文明對話的可能。因為杜格特的論述可能有道德主義錯誤之虞,而秦剛堅持胡佳必須承受來自中共政權的差別待遇,顯然也有同時存在自然主義錯誤與道德主義錯誤之虞。

就這樣,由於缺乏文明對話,胡佳或更多問題無法被釐清,無法尋求共識以獲得解決。由於缺乏文明對話,這世界容許並存一位人權鬥士同時也是萬惡不赦的判亂份子。

一個不存在文明對話的世界,是一個何其歇斯底里的世界。

我們若要像伊塔羅‧卡爾維諾所說的「學習去辨認什麼不是地獄」,就要避免自然主義與道德主義的錯誤,學習在邏輯錯誤的世界自處。

『地獄早已存在你我之間,你可以選擇接受,並且成為它的一部份; 或者,學習去辨認什麼不是地獄,給它空間,讓它繼續存活。』

摘自:Beef Stew Our Style

我們要在邏輯錯誤的世界自處,就得時時追究真相、依循邏輯、要求證據。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