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0年跨進2011年的三天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1-01-03

2011年的第二天,媽捎來簡訊說大姨已在這天下午往生。

整個飽受胰臟癌折磨的冬天,仍兀自持續寒流冷冽,大姨在新的一年病痛得終,媽說這最後也可算是離苦得樂。

我在2010年的最後末一週開始感冒,感冒從不是什麼大病,但那種以各種症狀慢慢磨耗精神、體力的襲擊,確實在各方面都打亂了正常生活的作息。

跨年假期前的最後會議,看人回顧2010這一年來分別完成了什麼,我也試想了一下2010年關於自己的幾件大事。

說是幾件,但,其實都和這年春天女兒的出生有關。

回想約莫二十多年前,大姨也曾為癌症所苦,幸因化療成功而重返健康。我在跨年前最後會議上,絲毫不曾想過大姨可能往生的事,否則,對這年春天女兒的出生,該有更深的體悟。

我記得,2011年的第一天,電視上依然滿是煙火、慶祝、祈福。彷彿所有人都樂觀想知道未來新的一年將會怎樣怎樣。

或許特別因為過往的抗癌經歷,印象中,大姨總是精神奕奕、活力充沛。

看著喜迎新年恣意揮霍的人們,我不知道是否真切體會人生有限,就能喚起珍視生命的良知。

雖然追究公不公平這樣的事純屬罔然,但,只要是人,卻總免不了要下這層執迷於公平的人間地獄。

在一場晚宴上,我對鄰座言語輕浮的男子感到生氣。我對精神、體力健全卻飽食終日言不及義感到生氣。

那樣的怒氣,就像任何莫可奈何無助者可能向天發出的質疑:「道在哪裡?」、「佛在哪裡?」、「神在哪裡?」

何以揮霍生命的行徑得以無間持續,而把握當下的人生卻戛然而止?

追究公平純屬罔然,就像狡獪地質疑「道在哪裡?」、「佛在哪裡?」、「神在哪裡?」,可能得到:「神、佛、道正在為問這問題的人準備合適他們的地獄。」的狡獪回覆。

我知道我們必須相信:無論神、佛或道,都只為有所信仰且有良知的人而存在。

如果任何一位能為自己與所親近的人帶來幸福的人的逝去,能喚起信仰與良知,去珍視自己所擁有的健全精神、體力,認真去為自己與所親近的人帶來幸福,或許,無論神、佛或道,就在其中。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