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日者的言論自由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1-03-17

hater

先前一篇舊文提到趙志勳,結果,有人在文章底下留言質問:

「趙先生他高興反日你也不能拿他怎樣吧?」

「個人私領域的言論自由會因為"顏色不正確"或是"時間不正確"就被拿出來譴責?」

「趙志勳的反日言論會重要到需要新聞媒體連續兩次報導嗎?」

「台灣的言論自由到底是怎麼了?」

……

趙志勳這個人,原本是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黃昭順的辦公室主任。日本震災時,在Facebook上發表「為甚麼要援助日本,釣魚台先還來再考慮一下……」及「我比較想進攻東京,殺他個幾千萬『日本狗』……」之類的言論,結果被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黃昭順開除免職,並且被迫在Facebook上公開道歉。

甚至,由馬英九在1999年成立的新台灣人文教基金會,也緊急發佈新聞稿澄清:「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黃昭順前國會辦公室主任趙志勳民國92年獲推選為新台灣人聯誼會執行委員,但非基金會聘任正式職工,基金會也不認同趙志勳的言論。」

趙先生他高興反日,的確沒犯法,也沒人能拿他怎樣。網路上的鄉民,最多不過是嘴炮筆戰,不痛不癢。

那麼,趙志勳為什麼還要被迫在Facebook上公開道歉呢?是受迫於網路上的鄉民?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黃昭順?中國國民黨?還是阿扁?

沒上鎖的Facebook根本不算個人私領域,這應該是常識。

從黃昭順、中國國民黨或新台灣人文教基金會的反應來看,趙志勳的言論所受到的譴責,應該是不分"顏色不正確"或是"時間不正確"。

至於台灣的言論自由,其實並不大應該是這起事件的焦點。

我的意思是說:

沒錯,在一片聲援日本震災急難救助的同時,反日言論確實會受到排擠。

但,這是否意味著整個台灣社會都在壓迫反日者的言論自由呢?

也許吧。

但,那又如何?

言論自由並不是一種終極價值,就像尼釆說的:「人只是一座橋。」

人之所以享有包括言論自由在內的所有人權,是為了通過「人」這座橋,以便成為更好的人。

在人類既文明又野蠻的歷史上,所寫下的向來都是強者挑戰更強者,弱者欺凌更弱者。

那些在災難降臨他國,第一時間滿心想到的是仇恨而非憐憫的仇日者,該考慮的或許不是為什麼台灣社會要排擠你的言論自由,而是你運用你的言論自由真的讓你成為一個更好、更強的人了嗎?你真的是一個挑戰更強者的強者?或者你只是一個欺凌更弱者的弱者?

另外,Twitter上的中國推友,也在震災同時見證中國仇日言論出籠那一刻如是揶揄:

「陜西現在地震了,某些河北人對陜西人說,你們地震了我好高興啊。兩千多年前的長平大屠殺,我趙國人被你秦國人活埋四十萬。忘記歷史等於背叛。秦國餘孽,我趙國子民與你不共戴天,不頂不是趙國人!」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