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駭客、中國駭客與墨西哥駭客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13-02-05

The Hackers

網路不時可以進行饒富興味的觀察,譬如說:幾個月以來,當台灣網路圈還耽溺空轉於廢死或22K這些假議題,甚至還閒到倒反過來爭議這些假議題究竟都是不是假議題,世界網路圈則此起彼落風雲了好幾場色彩鮮明、動機截然不同的駭客奇襲。

在美國,為了網路運動與軟體自由。當Aaron Swartz不幸棄世,成為烈士之後,知名駭客組織無名者(Anonymous)連續攻擊並癱瘓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及數個司法網站。

哈佛大學法學教授勞倫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定調Aaron Swartz自殺事件肇因於司法霸凌,而無名者的火速駭客行動則強烈表達了他們對Aaron Swartz英年早逝的惋惜、對司法霸凌的憤怒,以及要求美國政府立即進行司法改革的決心。

反觀另一宗大規模駭客攻擊事件:紐約時報在一系列揭露中國國家總理溫家寶家人擁有巨額財產的報導刊載之後,持續遭受來自中國的駭客惡意攻擊。對於紐約時報的高調指控,中國外交部則多次低調予以否認

就可信度而言,紐約時報顯然完勝中國外交部無誤。這也就是說:當紐約時報說中國駭客攻擊紐約時報,而中國外交部出面澄清說絕無此事,就表示中國網軍不但真實存在,而且也絕不可能只攻擊紐約時報一家美國媒體。

果然,緊接著華盛頓郵報也傳出遭受中國駭客攻擊的消息。當然,中國外交部照例通盤否認。

事實上,中國駭客為中國共產黨領導階級服務早已聞名全球。早在去年6月,彭博(Bloomberg)新聞社就因為揭露尚未接班的習近平與百萬富豪、財富精英的勾搭關係而遭受中國駭客攻擊,甚至還因此被屏蔽封鎖在中國網路長城之外。

相較於癱瘓美國學術與司法網站的無名者,中國駭客所追求的無疑只是中國領導核心的鞏固與社會的浮面和諧,除此之外,什麼人權、網路、軟體自由一概皆可犧牲。Aaron Swartz若生在中國,恐怕鐵定就是白死。

最後,把駭客戰場移到墨西哥(終於離開美國)。墨西哥無名者(Anonymous Mexico)駭入墨西哥國防部網站,以行動嚮應查巴達民族解放軍(EZLN)副總司令Subcomandante Marcos的號召,並在網站上張貼查巴達民族解放軍宣言。

駭客張貼的宣言文字說:「兄弟姐妹們,讓我們高聲要求一個沒有貪污、沒有犯罪的墨西哥。讓我們向世界展現我們是一家人,不分彼此。我們是無名氏,我們是軍團,我們不原諒,也不會忘記。等待我們吧!」

via 墨國防部網站遭駭 癱瘓2小時 | MSN 新聞頻道

很久以前,我曾經在這裡寫過Subcomandante Marcos,還買過一本他所寫的書。查巴達民族解放軍的游擊起義,一晃眼二十年就要過去了。眼見駭客的聲援喚起我們久遠的記憶,或許也只能說:革命這種事,一旦開始就只能堅持下去,一旦停止堅持就是失敗。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