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ghty Witness
 聽說現在身份為學生的人,國文程度都很差,是這樣嗎?
 我一點都不清楚。

 我的確認識一些身份為學生的人;我的確也認識一些常寫錯別字,國文程度不大好的人,並且,這兩方面的人或有交集。不過,要我確認「現在的學生國文程度都很差」這樣的說法,總是有些踟躕。

 我對今天下午看到的一則電視新聞報導不以為然,事實上我很少同意電視新聞報導所下的斷論,這裡只不過是又一個論點:「因為電腦、網路的關係,使得學生的國文程度每況愈下。」

 是這樣嗎?

 突然我又想到一個關於網誌書寫者的概念:Blogger以文字表達看法,看法就是Blogger的兵器,而我或許會以「最強目擊者」這樣的稱謂來稱呼某些我所讀過書寫嚴謹的Blogger,的的確確,他們,以目光,以對人事物的最尖銳利看法,作為他們打擊的武器。

 讓我們再回到早先的那個問題:「『因為電腦、網路的關係,使得學生的國文程度每況愈下。』是這樣嗎?」

 當然不是。
 便宜行事把教育失敗歸罪給網路當然很容易,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容易,然而,相信即便不是最強目擊者也應該看得出來,或者至少持疑:為什麼那些國文程度不好的學生不在網路上讀一些書寫嚴謹厲害的東西呢?

7 留言

  1.   說到[國文程度差]這的確是教育部的藉口.不過我也滿同情那些接受教育部政客們批評的學子們.當時教育部作出[普及教育]這看好不看遠的政策時,他們根本步入日本的後塵了.把程度不適合的學生拉到大學,然後在批評他們國文程度差,這手法似乎很不合理.[因為網路]所以[國文程度差]這簡直是謬論嗎.唉!

    回覆刪除
  2. 所以,那些公眾人物公共政策出現在媒體上的少數好處之一就是以昭儆戒,談問題我們應該力求直指事實真相的核心。

    回覆刪除
  3. 我比較單純的認為,中國文字的美學,
    全被一些用新注音輸入法,卻懶的選出正確的字的人給破壞了。
    雖然我用的是新倉頡輸入法〔因為比較方便打出句號〕
    也會有同拆字法卻不是要打出的字的情況,
    但我都會不嫌麻煩的去選對的字,
    即使打錯字,還會去向對方更正。〔除非是對話很緊湊,無暇更改〕
    我覺得把字用對,起碼,別人才能更直接的看懂自己要表達的話。
    今天騎車回家也想到這個話題,沒想到Jas居然提出來了,真巧!

    回覆刪除
  4. Ruby.....hasn't come here for some time...

    I think it's people who create the way of using 火星文's fault.....

    回覆刪除
  5. 嗯,我想這一類讀寫能力退化的問題,因為細分起來其實不止於一個問題,所以答案也不可能只有一個。我是覺得媒體很糟糕的一點就是當他們看不慣新生代的時候(他們經常如此),往往憑直覺就地取材,然後一竿子打死作出頗駭人的結論。順便一提,在我還是學生的那個時代,讀寫能力退化的問題是被歸罪給漫畫。

    aiko提到的輸入法,我也有相同的使用經驗(而且就因為新倉頡會自動挑字,所以寧可繼續用舊倉頡),大概像我們這樣的人都會覺得:「如果可以使用正確的字,為什麼要用錯的呢?」

    延續前面的問題「如果可以使用正確的字,為什麼要用錯的呢?」,答案可能是:有趣、好玩、為Kuso之故,就如同好久不見的Ruby提到的火星文,這又是另一種情況,一般來講都還算是正向的文字趣味,只不過這種趣味就好像一個正常人裝瘋賣傻會產生小丑那種不對稱的喜感,若是真瘋真傻而我們還覺得有趣,恐怕就有流於低俗之議了,然後相對的,就會出現Ruby所提的積非成是,錯的寫慣了,反而忘了正確的是什麼。

    回覆刪除
  6. 如果是為了kuso的話,我承認我有時也會用"狠"代表"很"。= =

    回覆刪除
  7. 我同意有時候狠比很還要來得傳神,
    就像英文裡的badly那種用法。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