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語氣口吻不盡討喜與執意要佔辭句邏輯的優勢便宜這些浮面上的惡形惡狀不談,在很大程度上我不得不同意羊男在前一陣子對台灣blogspheres的批判,那並不是立場上選擇跟誰站在一起好形成一個聚在一起雞犬昇天的團體的問題,而是在日常人生是非善惡好壞抉擇裡bloggers透過blog工具/行為去彼此告知溝通交流,最終能促成什麼?我們難道不該有更深切的自省嗎?

 

 我所觀察到的情況與猜測,或許像是Flickr Taiwan這樣以台灣為名的group是否在本質上其實是玩樂優先重於關懷台灣?

 我沒辦法像羊男那樣語氣堅決地斷定「這是一個玩樂組織」,但我真的但願這樣一個以台灣為名的團體能夠多少為台灣想些什麼、做些什麼、討論些什麼

 很多事發生在我們的生活週遭,那事實上是遠比南亞地震大海嘯更直接更深切地影響著我們,比方說你去了台灣哪裡看到那些枯黃的草,或許就正因為除草劑而命在旦夕,且餘毒沿著壤土滲入吸收輾轉經由農作物、飲水而堂堂來到我們日常生活誰的體內。我們當然要快樂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我們當然要以影像展現我們快樂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我們當然可以憑一己之意志做取悅自己的事,但同時我們應該同時也能稍微關心一下我們的環境,不是嗎?

 我們從會員數與活動力看到了Flickr Taiwan的成長茁壯,也不免猜測Flickr Taiwan團聚了更多更廣吸納了更大的力量之後,會怎麼善用這股力量引導這股力量呢?Flickr Taiwan的bloggers透過blog工具/行為去彼此告知溝通交流最終將促成什麼?是春遊夏行秋狩冬巡一同極盡玩樂嗎?那當然也無不可,只是,若真是那樣的話也許改名作Flickr Taiwan Just For Fun會更名實相符,並且也不必予人不必要溢美的期待。

 以上純粹只是進入正文前的不吐不快,其實我真正想推介的是一篇由孟磊所發表在不知何年何月何日的自由時報題為「 除草劑禍害無窮」的文章,孟磊是一位在台灣從事推動有機農業的美國人

,他在文中提到:
我在台北市士林區平等里以有機農法培育了一個菜園,用來灌溉這個菜園的水源則來自台北市著名的坪頂古圳。負責管理這條水圳的台北市七星農田水利會,在水圳周圍一五○公分的範圍內噴灑除草劑,以殺除水圳旁的植物。噴灑人員常不小心將除草劑直接噴灑入水圳內,如此一來,不僅讓我用水圳灌溉種植有機菜園的心血白費,也讓我無法在水圳沿岸培育有用的本土植物和健康的土壤。每當噴完除草劑,提供水中生物棲息環境與食物的水生植物也都被毒死。而共有三條水圳的坪頂古圳綿延數公里,許多菜園也都使用這三條水圳來灌溉,即使除草劑不被噴入水圳中,殘留在 土壤中的毒性與化學物也會跟著雨水流入附近菜園。

 換言之,除草劑的濫用已經不是各人自掃門前雪就能解決的事了,你可以矇上眼睛捂住耳朵到市場花大錢買自認不受農藥污染的有機農作產品,然後農藥殘毒依然很難以化解地進到你的體內,或者,你可以開始思考即使是多麼微小的思考也好地思考台灣的生態環境。

 孟磊先生也特別提及巴拉刈對整個台灣生態環境的深遠影響:

巴拉刈對人畜健康、農作物以及生態系統都有影響: 對人類健康的風險:長期與少量的巴拉刈接觸將導致灼傷、紅疹、腸病及對肺部、肝臟和腎臟的永久性傷害。長久以來,巴拉刈也和職業健康問題與致命毒害有直接關聯。原本欲噴灑至土壤的巴拉刈有可能被吹入水中或被空氣像灰塵般地帶走,被人體或動物吸入或食入。巴拉刈甚至有可能是導致突變的物質或致癌物。 對農作物的風險:巴拉刈在土壤中生命力很強,它 的野外半衰期超過一千天。由於巴拉刈容易在土壤中囤積並傷害農作物,德國聯邦生物局每四年才允許噴灑一次巴拉刈。國際生物控制組織 (IOBC) 證實巴拉刈對許多農業上的益蟲極為有害。

 你我顯然都是台灣生態環境的一環,那甚至也包括我們的任何一個念頭,而Freak Flickr Taiwan只是我想說這些之前的題外話。

8 留言

  1. 如果我們中國人也如此的"愛國"就好了,這比砸日本商店來的實惠多了...
    想想我們土地的沙漠化,想想我們河流的污染狀況,像像我們的黑心食品...
    我們中國人似乎可以努力的範圍還更多,看了您的網誌,真的覺得慚愧.

    回覆刪除
  2. 惡行?惡狀...
    這麼嚴重?Orz

    回覆刪除
  3. Fermi你好,
    我沒當過中國人所以實在沒辦法精確地同步你的感受,
    不過我想,改善我們的生活環境提昇我們的生活品質,
    這些應該是別無二致的,
    很高興見到你提出來的捨破壞而就建設之議,
    事實上,我對中國共產黨的政權治權能否穩固擴張到所有華人的土地毫無興趣,
    但中國人民若能經由可能盡到的努力而改善中國整片大陸江山,
    我覺得那倒真是件很棒的事。

    Hi Muser
    不好意思借用你的名諱來當發語辭,
    「惡形惡狀」只是我對他者觀照的形容措辭而已,
    有可能因為辭窮無法盡現Muser當日神韻,
    不過,絕對跟嚴不嚴重無關,
    就好像我寫了這篇文章來質疑,
    免不了也要招來惡形惡狀之議,
    我自己倒是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嚴重了不得的。

    回覆刪除
  4. 別讓人以為按下滑鼠,就已經改變了世界:
    http://blog.roodo.com/laches/archives/96926.html

    話說回來,以台灣為名,就得幹些正事嗎?
    我想到這個光耀台灣的活動:
    http://www.419.com.tw/01.asp

    好久不見M啊,你那篇BJMASZ讓我看得好累啊~

    回覆刪除
  5. 我想...這是一個強烈的比較與比對啦!
    這位C兄又要BLOG非得是BLOG,還得讚頌BLOG的偉大,卻又不能像J一樣給BLOG一個寄望,總老是幹一些自打嘴巴的事情,難不難看啊?
    啊?難不難看啊?
    要廣泛承認,那數位之牆就是標準的BLOG。
    要照C兄狹義的認知,那你的挖肚臍的日記型BLOG還是收一收好了?
    到底你是「牆頭草」還是「沒自己立場」?實在是令人搞不懂。但是可以確定你對BLOG的模糊地帶完全是看你自己爽的。
    總是想來搞個「你對、別人錯」這種事情,回家去吃飯會不會好點?
    =_=

    回覆刪除
  6. 原本是FLICKR卻被我扯到BLOG去是因為不管是從之前的「我對WE THE MEDIA的惡形惡狀」,還是到現在JAS對TW FLICKR的各人看法,都可以看到C兄對事情的態度上的搖擺,這不是一個「選邊站」的問題,而是「你到底有沒有能力說出自己的想法啊?」
    講不出個東西,只會放炮,站遠點是不是好一點?別把COMMENTS當成是你打自己廣告的方法嘛!難看咧~

    回覆刪除
  7. 有些東西、意識需要時間來塑造,當然也不能只是等待,更需要方法。
    我身在環境教育領域,很認真的思考你所說的問題,很遺憾,無論是blogsphere或是flickr,除了我這資工背景的人之外,環境教育的人不懂也不碰這些。
    為社會做一點事的「公民意識」似乎是很健康的思想,但背後隱含著更多社會結構的問題。老實說,環保領域的人,不是停留在傳統的e-mail,就是辛苦的在追著議題跑,不像社運團體有一些成功的媒介來對外發聲,深入報導和批判(在此,環境資訊中心已經做得很好了,雖然他現在還連不上blog界)。
    就我的觀點而言,環境教育的人缺乏方法,而網路上的使用者缺乏意識...若能兩邊同時進行,相信是會有一番新氣象。

    看到blog上擁有關心環境的人,心情還滿好的。

    回覆刪除
  8. 謝謝以上各位,
    各種意見各種觀點都值得像新開的窗一樣,
    靠過去張望一下不同的視野。

    jimmy是新朋友,
    很驚豔於發現你的blog,
    也謝謝你的意見,
    的確這個世界並不是沒有足夠資源,
    而是缺乏合理的分配。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較新的 較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