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在Bloglines讀了一整週份量的訂閱,突然覺得似乎得趕在被局部全面汙名化之前,好好弄清楚什麼是置入性行銷

包括我所上過的廣告學,或者更多談論廣告學概論的書籍,通常第一課開宗明義之後的起手式多半以一個問句作為開始:

如果有一天,廣告從這個世界消失,世界將會成為什麼模樣?

如果有一天,廣告從這個世界消失,世界顯然會很不一樣,並且那樣的不一樣,總會為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不便。當你不需要廣告時,討厭廣告總是很容易的;當你需要廣告以便利日常生活時,你自然會衍生一套與廣告的和平共處之道。從這個角度來看,我並不覺得現代廣告視聽眾是那麼容易上當的,特別在資訊流通人人在網路媒體發聲的現在。我們沒有辦法改變的,只好妥善順應,從中尋求優化之道,除非我們的社會走向人民公社,否則也只能走道德重整協會路線。

全面反對置入性行銷,除了有以偏概全的危險之外,也形同全面反資本主義社會,同時要求純淨化這個社會,包括:

  1. 影視節目絕口不提,也不出現任何有商標品牌的商品。
  2. 所有Google AdSense廣告或其他關鍵字廣告都得拿掉。
  3. 所有贊助形式都得遭受唾棄

我覺得,如果不妥的是道德上的瑕疵,這個標準得用來檢視整個社會的瑕疵,而不單是受媒體聚焦樹大招風的某些局部。道德瑕疵是個人的問題,也是整個社會價值體系的問題,至於媒體罔顧事實的吹噓,那是媒體的問題。置入性行銷跟詐欺畢竟是很不同的,如果有人利用誰對他的信任,蓄意以詐欺手段讓對方招致損失(或圖利自己),那就直說是詐欺,而不是置入性行銷。

technorati tag

6 留言

  1. 看的有點失去脈絡?
    最近有什麼全面反對置入性行銷的事件嗎?

    回覆刪除
  2. 會什麼我讀完上文有種感覺,你好像把置入性行銷和純廣告混為一談,還是我誤解了?

    回覆刪除
  3. 是這樣的:
    1. 我覺得在各種對行銷有所反感的消費者反饋中,最糟糕的便是混為一談,所以這一篇是在談由反對某一種行銷活動,無限上綱到反對所有行銷活動,或名之為置入性行銷活動的癥候。
    2. 我覺得從行銷人的角度來看,在著重效益的前提下,行銷人的每一次企劃都可能發揮創意在試圖突破彊界,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覺得問題會產生在有沒有把純廣告界定清楚、有沒有出現在廣告版位上或有沒有標示這是一則廣告。事實上,許多游擊行銷實際案例並不會招致反感。
    3. 我覺得把行銷、廣告手法由上而下分門別類,這個思考邏輯的意義與收獲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相反的,從消費者的真實感受、意見反饋來觀察,可能遠比演繹那些名詞邏輯有用。

    回覆刪除
  4. 我認為在台灣民智未開之前 還是得反對一下的
    因為太多人過份相信媒體 而變成愚蠢的崇拜
    對於這樣的現象 造成我們必須要有些高道德的標準來審視某些行銷的行為
    不然 其實置入性行銷是一件非常考驗行銷人整合的能力與創意
    為什麼要拒之於千里之外呢?

    回覆刪除
  5. samia:
    我想我們極可能是持相同看法在看待同一件事,因為先反對再來贊成跟先贊成再來反對的差異不大,如果我們都同意道德的歸道德,行銷的歸行銷,那麼,在一方面要求行銷講求道德的情況下,以民智未開來攔阻行銷創意的發展,顯然並不公平。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較新 較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