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菁英主義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3-10

littlejinnism

 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關於小菁英主義,其實只是兩個括弧一個標籤,用來指涉許久之前曾經一度來信表示喜歡我某一期電子報文章的網路衝浪客。

 她很執著地認定寫出那樣文章的人必然也是個憤世嫉俗的人,沒錯,她說”也”,意思是指我跟她都是。

 我事實上很難找出我們之間的歧異點,畢竟我太清楚自己並且對她一無所知,然而,隨著email或留言回覆往返,我漸漸得知,原來我們之間非常明顯的差別是:我不是小菁英主義者,而她是。

 小菁英主義者習慣嘩啦啦論斷時事裡令人很不耐的成份,說著說著偶爾不免嗤之以鼻。譬如說她曾寫到她所待的咖啡座前頭那一桌正聒噪談論生活工場的什麼什麼還OK衣蠂換季啥東啥西很IN的唏瀝嘩啦,「切~」她說。

 我其實還蠻慶幸認識,即使程度還非常短淺,但還是樂於知道世界上存在著這樣的人,擁有這樣的觀點在思考並看待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萬事萬物。偶爾,當某件事發生的時候,會這麼想:如果是小菁英主義者她會怎麼想。就這樣,我知道了南亞大海嘯發生的時候,小菁英主義者是會跳出來斥責那些在網站上擺上串聯貼紙的行為,「盲從!」我想她或許會這麼說。

 差不多像這樣,小菁英主義者是很容易犯眾怒的人,有時候我會覺得那似乎有點刻意,就好像她總是非得站到人少的那一方,然後大聲嚷嚷去反對人多的那一方,那似乎就是小菁英主義者經常在做的事,有時觀點狹隘不惜以偏蓋全,但勇敢得讓人不得不另眼相看。

 文末,小菁英主義者現身問到當初在網站上擺上南亞大海嘯串聯貼紙的人,會不會也貼上這個 以為串聯呢?別人我不知道,我的話,是不打算放這個串聯連結的,畢竟當初海嘯的災難是那麼前所未有地揭露了知所不足的層面,與捐錢的經驗相較,長期思考那個災難經驗是更值得也更有益的,反過來看這個出於獨裁中國的反分裂法,其實是很可以理解可以預期的發生,就像滿街野狗拉屎,雖然討厭但似乎也沒那種必要去跟野狗抗議吧。

 據說民主的其中一種特質是不滿意但可以接受,如果那樣的話,小菁英主義也是民主主義的一種。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