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 Flickr Taiwan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4-21

 撇開語氣口吻不盡討喜與執意要佔辭句邏輯的優勢便宜這些浮面上的惡形惡狀不談,在很大程度上我不得不同意羊男在前一陣子對台灣blogspheres的批判,那並不是立場上選擇跟誰站在一起好形成一個聚在一起雞犬昇天的團體的問題,而是在日常人生是非善惡好壞抉擇裡bloggers透過blog工具/行為去彼此告知溝通交流,最終能促成什麼?我們難道不該有更深切的自省嗎?

 

 我所觀察到的情況與猜測,或許像是Flickr Taiwan這樣以台灣為名的group是否在本質上其實是玩樂優先重於關懷台灣?

 我沒辦法像羊男那樣語氣堅決地斷定「這是一個玩樂組織」,但我真的但願這樣一個以台灣為名的團體能夠多少為台灣想些什麼、做些什麼、討論些什麼

 很多事發生在我們的生活週遭,那事實上是遠比南亞地震大海嘯更直接更深切地影響著我們,比方說你去了台灣哪裡看到那些枯黃的草,或許就正因為除草劑而命在旦夕,且餘毒沿著壤土滲入吸收輾轉經由農作物、飲水而堂堂來到我們日常生活誰的體內。我們當然要快樂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我們當然要以影像展現我們快樂地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生活;我們當然可以憑一己之意志做取悅自己的事,但同時我們應該同時也能稍微關心一下我們的環境,不是嗎?

 我們從會員數與活動力看到了Flickr Taiwan的成長茁壯,也不免猜測Flickr Taiwan團聚了更多更廣吸納了更大的力量之後,會怎麼善用這股力量引導這股力量呢?Flickr Taiwan的bloggers透過blog工具/行為去彼此告知溝通交流最終將促成什麼?是春遊夏行秋狩冬巡一同極盡玩樂嗎?那當然也無不可,只是,若真是那樣的話也許改名作Flickr Taiwan Just For Fun會更名實相符,並且也不必予人不必要溢美的期待。

 以上純粹只是進入正文前的不吐不快,其實我真正想推介的是一篇由孟磊所發表在不知何年何月何日的自由時報題為「 除草劑禍害無窮」的文章,孟磊是一位在台灣從事推動有機農業的美國人

,他在文中提到:
我在台北市士林區平等里以有機農法培育了一個菜園,用來灌溉這個菜園的水源則來自台北市著名的坪頂古圳。負責管理這條水圳的台北市七星農田水利會,在水圳周圍一五○公分的範圍內噴灑除草劑,以殺除水圳旁的植物。噴灑人員常不小心將除草劑直接噴灑入水圳內,如此一來,不僅讓我用水圳灌溉種植有機菜園的心血白費,也讓我無法在水圳沿岸培育有用的本土植物和健康的土壤。每當噴完除草劑,提供水中生物棲息環境與食物的水生植物也都被毒死。而共有三條水圳的坪頂古圳綿延數公里,許多菜園也都使用這三條水圳來灌溉,即使除草劑不被噴入水圳中,殘留在 土壤中的毒性與化學物也會跟著雨水流入附近菜園。

 換言之,除草劑的濫用已經不是各人自掃門前雪就能解決的事了,你可以矇上眼睛捂住耳朵到市場花大錢買自認不受農藥污染的有機農作產品,然後農藥殘毒依然很難以化解地進到你的體內,或者,你可以開始思考即使是多麼微小的思考也好地思考台灣的生態環境。

 孟磊先生也特別提及巴拉刈對整個台灣生態環境的深遠影響:

巴拉刈對人畜健康、農作物以及生態系統都有影響: 對人類健康的風險:長期與少量的巴拉刈接觸將導致灼傷、紅疹、腸病及對肺部、肝臟和腎臟的永久性傷害。長久以來,巴拉刈也和職業健康問題與致命毒害有直接關聯。原本欲噴灑至土壤的巴拉刈有可能被吹入水中或被空氣像灰塵般地帶走,被人體或動物吸入或食入。巴拉刈甚至有可能是導致突變的物質或致癌物。 對農作物的風險:巴拉刈在土壤中生命力很強,它 的野外半衰期超過一千天。由於巴拉刈容易在土壤中囤積並傷害農作物,德國聯邦生物局每四年才允許噴灑一次巴拉刈。國際生物控制組織 (IOBC) 證實巴拉刈對許多農業上的益蟲極為有害。

 你我顯然都是台灣生態環境的一環,那甚至也包括我們的任何一個念頭,而Freak Flickr Taiwan只是我想說這些之前的題外話。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