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Translation: Day Tripper 林布蘭、查理布朗與史努比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6-08

Lost in Translation

去年看過的這部電影Lost in Translation總讓人感染莫名哀愁,我幾次不禁聯想起村上春樹的那篇Day Tripper,或許正好用來解譯那部電影。電影畫面在腦海正迅速翻過一頁又一頁的同時,我努力回想那篇文章到底叫做三十幾歲的Day Tripper,而哀愁便在轉譯之間消逝了。

 Lost in Translation據說被歸類為輕喜劇,也許,所謂理想的人生到末了都應該以被歸類為輕喜劇為職志才對。「我的人生是輕喜劇。」那真是一種相當不錯的說法,不是嗎?

 我相信,在東京或在任一節列車裡,像伊帕內瑪女孩般永恆的追尋,將會永恆追尋永恆的最後Missing piece。然後,你看看左邊;她看看右邊,那渴望青春的,與期盼更深沈人生況味的,遭遇了一段不言可喻的美好遭遇。

 最後,一切像李義山寫的「花房與蜜脾,蜂雄蛺 蝶雌。同時不同類,那復更相思。」

 所謂永恆追尋永恆的最後Missing piece,也只能:你是林布蘭裡的一片陰影,我卻是暈開的線條在查理布朗與史努比。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