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館老闆的顏色革命恐懼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9-05

午休去吃麵時,意外聽了一席麵館老闆氣急敗壞地數落陳水扁。

 我花了三五分鐘才從他的話裡拼組出:陳水扁說在他任內絕不承認大陸文憑。 不過,那到底關一個麵館老闆什麼事?我完全沒有概念。

 電視接著又播小S時,老闆大嘆一聲,溜著反正是外省口音好像在演平劇一樣說:「唉!這這這這……」我咬了口麵,抬頭望著滿臉通紅的老闆,顯是氣極了。

 支吾了三五秒後,老闆好像找到合適的字眼似地一吐為快:「台灣真的是完蛋了,年輕的無恥,竟然還以未婚生子為榮,老的呢,成天淨會胡說八道。」

 也許發現自己比陳水扁還老上許多,老闆又費了一番唇舌,努力要把自己跟陳水扁切分開來,然後總結一句:「像他那種,講出那種話,根本沒那個格調當總統。」

 接著老闆又很天才地把小S未婚生子的罪過歸給陳水扁,講得陳水扁好像什麼異教天師一樣,說:「要是比較鄉下,比較沒見識的人,搞不好還真的相信他說的全是對的。」

 話鋒帶到鄉下沒見識的人這裡,老闆又溫情分享了他在市場的巷議街談見聞錄:「我就搞不懂幹嘛那些市場賣便宜貨的攤販就非要講自己賣的不是中國貨,中國人工便宜,價錢低一點也是當然,幹嘛就要冠一個黑心的名號呢?」然後又嘆口氣道:「唉!怎麼意識形態會那麼強呢?」

 轉眼,我麵快吃完,看老闆對陳水扁說在他任內絕不承認大陸文憑這個議題,發了老半天牢騷卻吭不出個屁來,不免心想要論意識形態強,眼前這不是活生生一個嗎?

 我在付錢給老闆娘,走出店門時,還聽到老闆最末了一句結語:「所以我說啊,就算傾家蕩產也要讓小孩子出去,台灣根本不能待。」

 回公司後,我大概想了一下「陳水扁說在他任內絕不承認大陸文憑」這件事。其實,我在猜想會跑到中國大陸去唸書的人,大概也同時會抱著往中國發展的打算吧。對那些打算往中國發展的人而言,台灣方面承不承認大陸文憑實在沒什麼太大影響,同時,就算在台灣,一般民營企業也沒那麼重視文憑。

 總之,我搞不懂麵館老闆為什麼對這件事那麼有意見,只能猜想他大概看多了聯合報跟中國時報吧(店裡只有這兩種報紙),並且他大概也從沒上網去看過諸如「超级女声是民主启蒙还是为颜色革命做准备?」這類文章吧。

 當然,這只是我對這位素昧平生麵館老闆的純臆測,搞不好他見多識廣還滿心擁戴這一類論點:

这些噪音、杂音的出现再一次表明,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是十分尖锐的。加强青少年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是党的几代领导核心十分关注的问题。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决定》,将 “党管媒体”写入党的历史性文献,作为党提高执政能力的组成部分之一,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性质、揭示了社会主义媒体生存发展的规律。我们国家目前正处在既是黄金发展期,又是矛盾凸显期这样一个关键时期,苏联解体后,我国意识形态领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如果我们不加强党对意识形态工作的领导,动摇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放松对青少年的思想政治教育,必然要导致我国社会思想的混乱,最终酿成象“颜色革命”那样的社会动乱。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