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學測網路用語事件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6-01-24

台灣的教育很有問題,大概也可以從學測國文考網路用語事件看出。

 對於「國文學測網路用語事件」,我對眾人的意外感到分外意外。尤其在主流媒體報導這則新聞時,普遍都自動冠以「火星文」稱之,照理推之,似乎沒那麼值得大驚小怪才對。事實上,我並不喜歡媒體用「火星文」來扣帽子、貼標籤,那實在太跟Kuso風,並且顯然有一同玩進去之嫌,真要說台灣的教育很有問題,媒體在報導用字遣辭上的嬉皮笑臉,應該也是其一顯例。

 我絲毫不覺得國文考網路用語有什麼不對,畢竟,所謂國文的內涵這件事,理當是一直在演進改變的。若要說網路用語冷門,是獨屬於網路族群才使用的語言,恐怕認真要比冷門,網路用語也實在比不上文言文冷門才對。所以,許多抱持使用公平原則的批判,其實是沒什麼道理的。勉強要說,大概只能擠出個:「課本沒有」或「學校沒教」之類的陳辭,不過,若真是那樣的話,就不知道眾人成天教改教改地喊,究竟想改出個什麼。

 回想,在我還是學生的那些年代,換言之,也就是所謂教改想改掉的那些年代之一,考試總是一件像極笨蛋們會從事的事(或者反過來說,是只要從事就像套裝笨蛋一樣的大事業),原因就出在:標準答案。過去那些年代的考試,之所以讓參與者覺得自己像笨蛋一樣:在腦神經裡預刻鋼板,之後再到考場振筆疾書,主因就是標準答案有倡導人們不去思考的傾向。

 把教育用來打造這種價值體系究竟有什麼好處,實在令人費解。

 反過來說,網路上的Kuso風,鼓勵的是把爛事做好的水平思考,其之所以風行,除了有趣之外,腦力激盪的同儕參與也是魅力所在。我們其實不大需要太費力去思考,就能夠約略理解為什麼學生們喜歡Kuso。雖然面對台灣的教育體制,那根本連達達都稱不上,但多少是種類達達式的宣洩出口,雖然破壞不了什麼、建設不了什麼,但起碼是新鮮活水,並且出自學生們親手親掘。

 「國文學測網路用語事件」發生在台灣的教育圈裡當然很有問題,可是問題不在於題怎麼出,而是怎麼改?怎麼評定?怎麼給分?如果出題老師因為開放思維而出了代表解放思考的網路用語,卻依然要求有絕對的標準答案,那還是把好事給做爛了;依然是在倡導人們不去思考。

 至於炒作「火星文」這塊媒體看板來混戰一陣,當然只是便宜了媒體去三姑六婆好幾天,也理所當然終將一無所獲。為什麼我們不問為什麼要Kuso?為什麼偏偏要把爛事做好?難道不是因為這個社會烘托出一種「實在沒有好事可做」的氛圍嗎?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