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驟、儀式、鈴木一朗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4-14

之前曾提及我所使用的第一個Photoshop版本是2.5,回想那個年代,即便要做一個下拉式陰影或立體字,都得channel來mask去地正選反選拉拉雜雜弄好幾個步驟才能完成,真的不是只消點個濾鏡跑一跑就現形的今日所能比擬的。

然而,大抵或許因為習慣;某種設計潔癖;或早已不覺成為象徵上特定的儀式,如果時間許可的話,絕大多數的設計,我還是寧可按部就班來完成,而不願假手濾鏡。

我所認識的幾位設計師,多半也像我這樣,有點迷信如是紮實做出來的圖,遠不是濾鏡所能相提並論的,然而對絕大多數客戶而言,在他們眼裡看來,或許總是不覺得有什麼差異。

「你看看這個層次、這個景深、這種色調彩度對比出來的亮麗、這種跳法,差很多耶。」經常,基本教義派的設計師免不了要如此不時教育一下客戶,結果當然是以得到類似「我看都差不多啊」的回覆一再吐血。

大概因為這樣,再怎麼擅於說服客戶,其實也無法使客戶去信服他們確實看不出來的東西,設計師的眼睛很利是經由長期磨練出來的,沒道理要求客戶一時半刻也能有一雙同樣等級的利眼。於是,與其說一個步驟也少不得的精實設計是用來討好客戶,倒不如說是像忍者那樣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所默祝的小儀式,是在專注於自我聚精會神以迎向挑戰。

類似的小儀式,舉例來說,可從西雅圖水手隊為其人氣球星鈴木一朗所拍攝的廣告片看出,雖然誇大趣味,但確實傳達得極傳神。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