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5-25

昨天早上有感而發的這篇「捷運上惡形惡狀的學生」,沒想到引發意料之外的熱烈討論。

我相信任何討論都得要先釐清事實,然後才能從細究事實的意見交流裡有所獲得。在釐清事實的前提下,必須要再為那一篇文章補註澄清的是:

  1. 文章所提到的旁若無人喧鬧,確實是每個月至少會遇上一次,但程度與情節未必都和這篇文章所描述的相同。
  2. 雖然文章提到:就筆者的親身經驗,眼見所及,協和工商與成功高中的個案比例較高,但這樣的陳述完全不合適用來以偏概全。
  3. 相較於這些缺乏公德心的捷運公害,我確實相信:絕大多數的協和工商與成功高中的學生,都跟絕大多數搭車通勤的乘客一樣謹守分際,他們甚至也是捷運公害的受害者。

我無法逐一回應「捷運上惡形惡狀的學生」一文底下的所有留言,我只能再說明一次我對這些捷運公害的立場:

  1. 我完全不是一個怕吵的人,也不是一個習慣去干涉他人的人,但我確實是一個會去怕吵到別人的人(同時也知道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著怕吵的人),也是一個認為人人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的人。
  2. 我確實認為公德心應該歸屬於自我規範或家庭教育,不完全是學校教育,但絕對不該是由搭捷運通勤的乘客來負起教育的責任。
  3. 我確實認為這件事是謬誤荒唐至極的:如果有人認為捷運裡之所以會有缺乏公德心的學生,全都是因為捷運裡的其他乘客沒有善盡督導、指正、教育責任或所謂「姑息」的緣故。基本上,我認為這種完全不合邏輯、顛倒是非的論調才是一種姑息。
  4. 我確實認為「年輕就是這樣喧鬧」的論調是謬誤荒唐至極的。在我自己的成長歷程裡,並沒有搭乘大眾運輸工具通學的經驗,當然也不曾有過那種「年輕就是這樣喧鬧」的經驗,然而,我相信「公德心」這種正確值,是不會因為你的年齡或經歷而有所差異。
  5. 寫blog跟過生活是兩回事,我無時無刻不在過我的生活,趁空檔才來blogging抒發所感、記錄所知。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應該擔負的責任,就現刻的我而言,就是做好我的設計工作、照顧好我六個月大的兒子,沒錯,我就只能是這樣獨善其身,但我也相信,十幾年後,當我兒子也是國中生高中生,如果他也搭捷運,我絕不會希望他是那種沒公德心、那種自我中心以為「年輕就是這樣喧鬧」的糟糕學生;若他不幸成為那樣的捷運公害,我也會覺得那是我沒教好,是我們身為父母沒有善盡教育責任的問題,而不是那些乘客。

我記得寫關於職場專業的主題時,曾經寫到過這樣一句話:「人人都有機會從職場獲得學習的機會,但進入職場的人卻不該把職場當作一個學習的場所,你必須先準備好,確認自己有能力做好這份工作,然後再進入職場。」

同樣的,捷運這種公共場域也一樣。你愛喧鬧,台灣不乏可以痛快放肆你的青春而絕不會打擾到別人的場域,儘管到那些地方去笑鬧揮霍。但,如果你不曾準備好你的公德心,如果你的存在只會是捷運公害,那就回你的學校、回你溫暖的家庭,準備好之後再來搭捷運吧。

最後,也請大家溫習一下論語:

陳亢問於伯魚曰:「子亦有異聞乎?」對曰:「未也。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而學禮。聞斯二者。」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這是最基本的為人處世道理。如果你沒辦法講出合乎最低限儀度規範的話,那就不要說了;如果你不願意端端正正遵守最低限的儀度規範、不願表現你作為社會公民應有的公德心的話,那就不要出門了。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