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族霸權的最後一塊拼圖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4-11

當我們觀察北京奧運的聖火傳遞,從倫敦、巴黎到舊金山,聖火傳遞幾乎全程遭受強烈抗議,但,在同一場景裡,我們也見識到與之對峙許多中國人對他們祖國的堅決支持。透過教育、透過媒體控制、透過政治操作或專制獨裁統治,國族霸權意識在中國永遠可以凌駕一切,更何況是奥林匹克精神

主張杯葛北京奧運者,通常會從北京當局是否已經實踐奥林匹克精神著眼,來確認杯葛行動的正當性。然而,中國爭取主辦奧運,從來不是為了實踐奥林匹克精神,而是為了發揚其國族霸權意識。從安內攘外的觀點來看,實現國族霸權才是全體中國人的共識,為了抓緊這個基本教義,中國不惜與世界為敵。

我相信中國必有不少兼具勇氣、智慧且願於獨立思考,願為諸多紛爭尋找最大公約數的良善人士,然而,他們確實擁護擁有一個可以任意抓人、可以隨便將人羅織入罪的邪惡政府。

在台灣,如果你覺得陳水扁貪瀆、拼經濟不力,你可以用選票選出一位馬總統來取而代之。這一切並非理所當然,至少在台灣被解放後中國絕不可能發生。

很多人避談這些問題,很多人說這些問題,比表面所見要複雜得多。

我相信複雜詰辯論者永遠可以為所有中國相關的紛爭找出一套套合理說辭,當然包括西藏問題、包括胡佳案,甚至是台灣。複雜詰辯論者總是希望別人能夠明白問題紛爭永遠很複雜,而且,對於這些複雜,他們懂得很多。

我當然懂得沒有複雜詰辯論者多,但卻看得夠清楚所有為國族霸權服務的舉措。

德國之音最近這篇報導「我們看到的,比他們想讓我們看到的更多」,重述國際記者貼近採訪西藏事件現場的觀察:

記者團中的境外媒體包括美國廣播公司、路透社、法國《觀點》週刊、德國世界報、韓聯社、朝日電視台、鳳凰衛視等等。記者團到達位於夏河縣的拉卜楞寺時,遇到10多名抗議示威的年輕僧侶。這些僧侶打著用藏文寫成的標語和一面雪山獅子旗。一名會漢語的喇嘛說:「我們要人權,我們要達賴回來,我們不是要支持獨立,我們要人權。」

同樣的新聞,台灣有一家媒體再三以「告洋狀」貶辭來描述西藏喇嘛,同時也不忘強調紛爭中藏人打砸搶殺的一面。巧妙將人權問題因勢利導為漢藏衝突,十足為中國國族霸權意識服務。

關於真相的解讀,如果依照馬英九沒有九二共識怎會有辜汪會的邏輯,來看夏河或更多藏人居住的城鎮,如果沒有鎮壓、恐怖統治,藏人又何必跑去躲起來?

埃爾林表示,在街上主動和瑪曲的居民交談並不容易,因為「他們看起來有點害怕和我們講話」,他們說的都是中國報紙上寫的內容。「他們對我說,當地的情況已經安全了。但是他們不願意談到有關示威和騷亂的事。只有當地的政府官員樂於長篇大論,」埃爾林說,「我問普通的居民『當時發生了什麼?』『你看到了什麼?』他們大都說:『我藏起來了』,『我趕緊跑回家了』或者『我趕緊把門關起來了』。」也有一些人主動上前和埃爾林講話,但都是迅速短暫地給他幾個暗示就走開了。埃爾林說,這恐怕說明當地的情況並不像想像中的那樣穩定。

如前所述,中國人多,好人自然不少,然而,由於教育、媒體控制、政治操作或專制獨裁統治,由於資訊不足所引發中國民眾情緒性反應,那被激到滿點的國族霸權意識,絕對是任何邪惡政權的強力後盾。今天,一個邪惡政權能與全世界為敵來對付西藏,明天就能故計重施對付台灣。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