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上的好心棒棒糖與台灣教育的未來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6-02

kindness lolipop

上個月到大安森林公園半日遊的回程,略顯疲態的一歲半兒子,由於不耐久坐,便在捷運車廂裡哭鬧起來。

幾經安撫都不見收效的情況下,只得把相機、手機之類的違禁品都拿來分散他的注意力,不過,也都勉強只能讓兒子安份個一兩分鐘。

就好像在完全閉鎖只有一條生路的空間裡,狂喊「地震了」、「失火了」,然後讓我們的年輕人在窄狹的通道上彼此踩死對方。

捷運即將停靠某一站時,站在我們對面的國中女生,突然在包包裡翻找,隨即在下車前掏出一根棒棒糖,朝我那正在哭鬧的兒子一笑,並把棒棒糖遞來給他,然後便旋風似地下車往月台走去。

雖然,這好心棒棒糖同樣勉強只能讓兒子安份個一兩分鐘,但,陌生國中女生出乎自然的善行義舉,則始終讓我們充滿感激。

有時候,我會想到我們這個社會無止境對年輕一代的批判,包括媒體與為人師表者,在美其名全心全意為新生代未雨綢繆設想的各種舉措裡,其實都不自覺暗藏著功利至上,並且如同共犯般營造著一種大逃殺氛圍。就好像在完全閉鎖只有一條生路的空間裡,狂喊「地震了」、「失火了」,然後讓我們的年輕人在窄狹的通道上彼此踩死對方。

新世紀開始,當時國家面臨崩潰,失業率持續高達15%,整個社會陷入動盪狀態,社會失控,校園暴力不斷,甚至有超過千名教師因而殉職。失去自信的成年人,懼怕青少年失控,決定聯同政府鎮壓騷亂……

近一個月來,我以捷運上的好心棒棒糖試想台灣教育能夠崇尚功利到什麼地步:如果那位國中女生,並沒有足堪傲人的學業成績(在台灣普遍用來作為年輕一代價值衡量的依據),那麼,再多的善行義舉,在媒體與為人師表者眼中,是否始終是微不足道?

前天晚上看到「老師全武行 怒拿椅子砸學生」這則新聞時,直覺認為事件中誰是誰非或許很難論斷,但,無疑地,他們都是整個台灣社會與教育價值體系下的受害者。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