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抗議公園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8-15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今天有一則好笑到不行的新聞,內容提到:中國北京政府,在三週前,破天荒地開闢了日壇公園、紫竹院公園和世界公園,作為專供人民抗議的場地。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抗議活動在這三個公園舉行。

看這則新聞時,我忍不住想到:三個空蕩蕩的捕鼠器或黏鼠板。

同時,也進一步理所當然地覺得:任何一個把自己人民當鼠輩看待的國家,其國民必然也精明機警得跟老鼠一樣吧。

那些過於天真,竟然真的想要去申請抗議活動的中國人,要是遇到深知箇中精髓的吳育昇,大概也只有被罵自取其辱的份了

然而,這樣的推測,即使有其普遍正確性,但卻未必能夠概括一切。我的意思是說:國家或許視人民為鼠輩;人民卻未必察覺得出自身岌岌可危的處境。

根據德國之聲的報導,截至目前為止,雖然尚未舉行任何抗議活動,但,確切地說,應該是尚未出現獲得執政當局正式核可的抗議活動。

對於這樣和諧的現況,北京警方表示他們完全是依法審核,抗議活動的申請必須完全符合中國法律規範:

  1. 「有一些人提出了申請,我們正在審理。」
  2. 「申請必須完整、合法」
  3. 「按照中國法律,申請舉行的示威不能危害社會安全損害國家政權。」

看起來,真是一個很了不起依法行政的法治國家啊。那麼,讓我們看看,完全符合中國法律規範去申請抗議的下場是什麼:

  1. 一位前女軍醫想為自己未獲民間行醫執照申請抗議。她說:「他們沒有接受我的申請,但又不書面拒絕。」相反的,申請人要書面說明許多細節:示威的目的、時間、遊行路線、標語、口號、擴音器和可能參加的人數。
  2. 58歲的季思尊為反對濫權、爭取人民參與政治舉行示威。星期一,他到警察局打聽申請的批准情況。剛與家裡打完電話,說還有一些問題,他就消失了。
  3. 北京市民張薇,要抗議政府拆除她的房子。海淀區警察局先是不接受她的申請,現在她已被送進勞教營,她將被關到奧運結束。

一般來說,既是抗議活動,自是忠於自我發聲,無論訴願、陳情皆然,哪有不顧法條具文保障的基本人權、只顧揣摩執政上意的道理。

但,這種沒道理的道理在中國總是很有道理的。那些過於天真,竟然真的想要去申請抗議活動的中國人,要是遇到深知箇中精髓的吳育昇,大概也只有被罵自取其辱的份了。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