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賦予青天白地滿地紅旗的意義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11-04

最近的台灣,簡直就像一部導演叫作馬英九的電影。

我們看到宛如《香水》最終一幕那樣,集體的理性痙攣,以及錯綜複雜著糾葛的歇斯底里hysteria

我們看到飾演笨蛋的人說:「刻意舉著青天白地滿地紅旗的傢伙,是別有所圖。」

類似這樣的話,我們曾在另一部描寫女童軍楊惠敏帶著伴手禮順道拜訪四行倉庫的電影裡看到,只不過,對白是由一位提著中國人頭的日本士兵笨蛋說出。

類似這樣的話,我們也曾在另一部片名叫作《陸皓東愛塗鴉》的電影裡,聽見由飾演滿清高官的笨蛋說出。

換言之,「刻意舉著青天白地滿地紅旗的傢伙,是別有所圖。」顯然是一句笨蛋專屬的對白。

因為,刻意舉著青天白地滿地紅旗,當然是別有所圖。

就好像假日路旁舉著房地產旗,並非出於一種樂於在假日路旁舉著房地產旗的興趣,而是想要招徠看房買客一樣。

稍微有腦袋、肯思考的人都應該知道,幾十年來,無論在任何足以對外宣揚自我的場域,有國旗向來都是台灣人的底限共識。

時代所賦予青天白地滿地紅旗的意義,如今,並非是什麼推翻滿清、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或抗日勦匪、反攻大陸解救同胞,而單純只是這塊土地上的人民,在一種極簡的市場區隔概念下,明白而剴切地表達:他們就是這塊土地的主人,擁有這面獨一無二的旗幟,也擁有這塊土地的主權。他們有權決定自己的國家命運、政治運作與生活方式,並且,堅拒與專制獨裁的敵對政權同流合謀。

然而,在最近這一部導演叫作馬英九的電影裡,青天白地滿地紅旗只是一小撮民進黨人與台獨份子們的共識別有所圖,「沒有國旗」則是深得廣大人民愛戴的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共識。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