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習慣遇見有禮貌的人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2-20

來自無禮之邦的人,總覺得台北都是很有禮貌的人。

以遵守交通規則的程度而言,每天要從台北縣出發到台北市上班的我,確實也經常這麼認為:台北都是很有禮貌的人。

然而,當我們這麼說:「台北都是很有禮貌的人。」

當中的「台北」,指的當然不會是台北縣,除非他們出現在台北市。

沒錯,就這麼奇怪,許多在台北縣表現得很沒禮貌的人,一進了台北市就很自然地切換為有禮貌模式。

不過,所謂的「有禮貌模式」,其實,說穿了,也只是儘可能在眾人之間表現得不那麼突兀顯眼罷了。

舉個例子來說,譬如客滿的捷運車廂,你抓著拉環正對的座位在某站突然空了出來,總會有人排除萬難突破重圍地想登上衛冕者寶座。

那種生怕突然空了出來座位被搶走的躁動,雖然很容易被觀察出來,但,與其要明說那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倒不如說那只是一種出於眾人禮讓的結果。

幾天前,身處客滿的捷運車廂,我所抓著拉環正對的座位在某站突然空了出來。

當我下意識放下拉環,準備禮讓給不知會從哪個方向竄出的衛冕者時,一位提著黑色公事包,梳著整齊花輪髮型,戴著細框金邊眼鏡的上班族男子,突然斜步到我左側前方,伸手比了個「請上座」的手勢。

等我表示沒打算要坐之後,戴著細框金邊眼鏡的上班族男子,點頭頷首,道了聲謝,之後,才滑溜而不碰及他人地入座。

我忍不住想,雖說台北都是很有禮貌的人,但,果真在台北遇見有禮貌的人,還真是叫人不習慣。

延伸討論: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