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選擇與多數、威權強勢的一方為伍?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6-06

servile follower

設計偶爾需要冷感地切割設計工作所需要的素材,在這樣的切割流程裡,偶爾需要一些解構、拆穿,以及還原的技巧。

如果你預期可能會再用上一些拼貼的技法,那麼你還得大量閱讀才行。

藉由大量閱讀,你將很自然而然地瞭解,哪些是你根本用不上的偽製贗品、過於流俗的陳腔濫調,以及缺乏品味格調的用色與輪廓。

servile follower

然後,你開始篩選那些可以用來拼貼的元素,但,未必就此決定要做出一幅拼貼風格的視覺物。

畢竟,不是所有元素都合適用來拼貼。就像有些珍珠合適用來串成項鍊,有些則合適用來鑲成胸針掛飾。

servile follower

馬英九發表“六四”20周年感言這樣的新聞事件裡,我們觀察到一位民選總統,選擇在敵對政體歷史上最摧殘人權的紀念日上,與威權強勢的一方為伍,盛讚對方的人權進步。

那些由於缺乏重點而顯得冗長的感言,之所以顯然是你根本用不上的偽製贗品、過於流俗的陳腔濫調,以及缺乏品味格調的用色與輪廓,簡單地說,就是事實上根本還有人在坐黑牢的緣故。

servile follower

我試著從那感言之外的大量閱讀找出兩個夠醒目的元素來呈現這則事件的荒謬:

  1. 替中國說話時候到了嗎?
  2. 奴才馬英九不代表我!

雖然,問號與驚嘆號的文法,很容易能夠呼應到行銷上的推拉技法。

但,對一個永遠選擇與多數、威權強勢一方為伍的民選總統,設計所能凸顯的質疑與指責,或許永遠也只適用於少數弱勢。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