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錄排演長治久安的五種網路箝制手段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7-21

censor the Web

對於歐美,以及慣常承襲歐美觀點的台灣而言,伊朗顯然是一個封閉守舊的伊斯蘭國家。

也因此,大約在一個月前,當伊朗的Twitter使用者,藉由新興網路工具對世界發聲,並且因此揭開封閉守舊之外的伊朗新面貌時,整個歐美網路界也為之震撼不已。

如果你恰好是一位Twitter使用者,應該不難想像那種:藉由Twitter,獲得「與自己切身相關的推友們在他所身處國度受苦受難的第一手資訊」的那種震撼,以及那之後很自然而然所衍生的同仇敵愾。

只要熟用這五種法寶,政權就可以像預錄好的治國週記那樣,按部就班地長治久安排演下去。

然而,相較於伊朗Twitter使用者,藉由新興網路工具在網路世界廣獲全球推友的普世價值認同聲援。

自詡為伊朗國境之內擁有完全宰制、唯一權威的伊朗政府,則照本宣科了一回歷史上所有專制政體所再三示範過的陳腔濫調:先譴責所有聲援伊朗人民的個人、組織、團體或國家是在干涉內政;接著,想盡一切辦法要封鎖伊朗人民對外溝通的所有管道。當然,這裡指的顯然是網路,顯然是Twitter。

提到封鎖人民對外溝通的管道,當然不能不提中國政府這個和諧範例。

不過,根據一個與伊朗政府對抗的駭客組織~由同情伊朗人民的駭客所組成的NedaNet的說法,由於不像中國必須顧及經濟因素而投鼠忌器,伊朗政府的網路封鎖Censorship行動顯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NedaNet在《Five technologies Iran is using to censor the Web》這篇文章提到伊朗政府所使用的五種網路箝制手段為:

  1. IP Blocking
  2. Traffic Classification (QoS)
  3. Shallow Packet Inspection
  4. Packet Fingerprinting
  5. Deep Packet Inspection / Packet Content Filtering

顯然,他們深信只要熟用這五種法寶,政權就可以像預錄好的治國週記那樣,按部就班地長治久安排演下去。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