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規則的遊戲以及它的贏家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8-11

有一個很吊詭的震驚,最近像熱帶氣旋那樣倏忽成形。

很直覺地,許多人問:「為什麼一個颱風,竟弄得全台灣像921(1999年9月21日凌晨1時47分15.9秒發生在南投縣集集鎮的大地震)那樣舉國哀悼上下同悲?」

為什麼?

說吊詭,是因為其實許多人都知道答案。

許多人都知道答案,只是:知道跟試圖去改變,從來都是很不一樣的兩回事。

人們可以待在夏日冷氣房裡很閒適地知道,但,顯然很難鼓起勇氣、下定決心,把自己丟進溽暑豔陽一般的艱困處境去試圖改變現狀。

即使現狀事實上已經很糟糕。

就像現在。

我們從網路獲知電視新聞無從發掘的災情,並且,發現網路上有人正在做政府該做的事。

當網路上有人正在做政府該做的事時,我們在電視新聞看到候選人擠到總統身旁表示他們對權勢的熱衷災情的關切。

我讀到Portnoy寫了一篇低調省思的文章說:

台灣不是政府的,不是執政黨的。我們以為選出個人出來,每年幾百億扔下去就沒事了。大家都知道政府辦事效率差,但是,相信我,就算你我成為政府公務員,辦事效率只會一樣差,如果不是更差。台灣的政治跟媒體環境其實完全不鼓勵公務員創新,因為網友自發性做的網站可以出錯,公家花錢做的只要有錯就會被放大解釋,然後底層公務員就要擔責任,能讓公務員鐵飯碗被砸掉的唯一可能就是白目搞創新。

雖然吊詭,但,可以想像人們的震驚。

人們震驚於結果的不堪,接著,也許找誰來指責、出氣、洩憤,要求誰來負責。

然而,這或許根本不是誰可以負得起的責任。

體制就像預訂好愚蠢規則的遊戲,就好像任何一位良善的人,都可能在Facebook的西餐廳裡壓榨勞工、在農場上大量使用化肥、農藥一樣。

在這樣的體制遊戲裡,如果你滿心只想成為遊戲的贏家,怎麼可能像漂亮話所說的那樣造福自己之外的其他人?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