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yodo Crisis

北美館的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展,日前,由於主流媒體在開展當日,報導了一位曲意討好選民的市議員(李文英)發言批判,而惹出一系列爭議。這爭議本身是很幼稚可笑的,但也意外提供我們一個作為觀察台灣社會的樣本,這些觀察點包括:

  1. 台灣社會的低爆點
  2. 台灣政媒在整個台灣社會權力結構佔有的高壓態勢

我相信這兩點是相輔相成(或狼狽為奸)的:正因為台灣的政治力與媒體力在整個權力結構佔有絕對高壓優勢,才迫使整個台灣社會長久處於低爆點的狀態,包括藍綠、統獨、流行文化與次文化、保守與前衛,都可以在瞬間一觸即發燃爆起來。相對的,也正因為台灣社會的低爆點,才讓政客與媒體得以有操弄的空間。

台灣確實存在一大群類似那位市議員,以及市議員藉由批判藝展所要討好的選民,極力要阻止女體、次文化登堂入室。當我們讚嘆EVA跟使徒的線條細膩到血脈賁張,他們眼裡只有爆乳爆乳爆乳,然而,他們假道學的程度也僅止於此,否則不應該只要求北美館停展,而應該要求市警局全面查禁租書店、百視達跟扭蛋機,甚至乾脆請入出境管理局限制村上隆再入境。

在選舉至上的台灣,寧可放棄良知、遠見甚至是非判斷,寧可欺壓少數弱勢也要討好大多數選民的政客,應該為數甚眾,不獨李文英一人。但,就已發生事實來看,李文英確實運用了優勢高壓的政治力與媒體力,去挑戰動漫迷的低爆點(事實上,她所挑戰的當然不止於動漫迷)。

每一位持不同意見的社會個體,對其他社會成員而言,都是理所當然的異議份子,然而,並非所有異議份子都有機會上主媒體去暢談他們的異議,甚至有機會形成排擠其他異議的主流意見。

在台灣,假道學不可勝數,缺乏對彼此的包容也非一朝一夕可化解,但,弄到眾怒難犯的地步,當然要靠媒體的加持。試想,當李文英的發言,成為動漫迷在主流媒體所獲得的第一則關於海洋堂與御宅族文化展報導,爭議自然一發不可收拾。

爭議其實是好事,爭議所代表的是:在一個多元社會裡,各種不同立場、背景的人都能暢所欲言發表意見,從而藉由爭議來深化彼此的瞭解。然而,在不化解、袪除低爆點與政媒高壓優勢的前提下,這些喧囂再怎麼喧囂都只能是在爭一時,而非爭千秋。事過境遷,就會再重新上演一遍,無異是台灣的無間道。

technorati tag

2 留言

  1. 其實這樣做, 已經挑動了全球人仕的關注.
    (動漫迷還是佔多數?)
    實在丟臉丟到天邊, 所有人都驚訝怎麼會有如此無知無理的議員. 而且是到了今時今日, 資訊不再落後, 大部份人思想不再守舊的年代.
    唉...

    回覆刪除
  2. 我倒是不覺得那有什麼丟臉之處,時代再怎麼演進,守舊衛道之士(甚至是政客、不肖媒體)都不可能消失,也不應該以同樣高壓手段強迫他們消失。
    多元社會裡我們應該尋求尊重彼此,給對方空間,讓彼此的信仰先能夠站得住腳,然後再藉由溝通來達成最大公益。
    至於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好像也算是人性必然,最好是不去在乎,台灣人的另一大弊病,其實也就是太在乎外人觀點,太挾洋以抑已,但,事實是,即使外國人再好再先進,我們台灣人還是得從外人可能認為很丟臉的起點做起。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較新 較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