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else matters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5-08-17

nothing else matters

今天早上我悲傷地以為頓悟這件事,差不多就是:看透了人與人不可能相互瞭解。

 但,我們或許還是需要彼此配合偽裝,像什麼壞事也不曾發生那樣,慶祝一件好事的降臨,至於是什麼好事,那一點也不重要,因為如果我要埋怨你或你要埋怨我的話,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所以快樂也不需要。

 昨夜,我的理性很荒涼地墜落在田中央,我感覺到它的震動和窸窣,我明白那種掙扎,但不知道田在哪裡。

 捷運車站外,宇宙討人厭聯盟辦事處的特派員塞給我鬼畫符,那好像文具店用來試筆那樣圈圈圈畫畫畫亂線條的地圖,我因為看不懂它指引的方向,所以只好回家。

 我斷斷續續被迫以為只能是暫住在我現在住的地方,那裡偶爾充滿怨懟但我確實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做什麼或不做什麼都偶爾會與壞情緒狹路相逢,這種間歇折磨將為期多長,我並不想知道。

 如果,人與人畢竟不可能相互瞭解,那麼,任何嚐試終歸罔然是很自然的,能這麼想也是種釋然吧。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