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一趟中正大廟堂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06-19

CKS memorial hall

昨天趁空搶時帶兒子去中正大廟堂玩耍,之所以說是中正大廟堂,主要是在回程時,想了一下,不知道現在該叫最年輕的暫定古蹟、中正紀念堂還是台灣民主紀念館,雖然官網已經更名作後者,但似乎還沒定案。

於是我難免想到,那個自己才去過回來的地方,那個可供眾人共同玩耍的大所在,與相形之下,由小鼻子小眼睛,或許出於爭權奪利;或許出於見不得別人好,或其他不知名利益糾葛的緣由,那一小撮人圈圍起一個所謂廟堂之上的可笑意氣相爭,除了吊牌上的文字以及幼稚的我贏了你之外,還有什麼別的呢?

為了遠離那些無聊瑣事,我決定還是乾脆叫中正大廟堂好了,一舉兩得,既順了中正進香團未來組團朝拜古蹟的心願;同時也滿足了所有打著「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旗號的政客們,在他們有生之年能夠更名正言順同來舉辦大拜拜的熱切期待,搞不好拿去給算命的算一算筆劃,還更可以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咧。

昨天隨手寫了這篇「醫生可以在部落格談工作嗎?」後,覺得有點在炒冷飯,然而,人們對於在網路上書寫記述這件事,依然是充斥著歧義。只不過,明白道理與親身實作之間經常充滿變數,政客之好發議論與網路書寫者之好發議論,最大的差異就在於自省與否,也就是說,那些所敵對、所抨擊、所批判的人事物,自己絕不會去贊同、接觸甚至親力為之。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歟!」

我搞不懂何以非得分出個廟堂、江湖,再來捉對廝殺?

然而,玩弄名詞、詭辯說法或演繹邏輯,相較於披荊斬棘地實作,畢竟是更為容易的。這一點,無論廟堂、江湖,皆然。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