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的紀律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7-11-05

discipline

設計工作有種讓人不得不匆忙急斷解決眼前問題的特質,每當designer趕稿或被工作逼到極限時,即便臨高鳥瞰,看得清楚工作環節出了什麼問題,處境卻也像極斷崖再無退路那樣,只能全神貫注於秒殺工作,之後,隨著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的那一口氣,讓發掘問題、解決問題的契機消逝無蹤。

於是,經常發生的情況是:直覺上令你有所遲疑的現象發生時,你似乎只能依照既定時間排程,即使在動手解決的那一剎那,依然覺得不妥,卻也無法具體描述有何不妥。一旦你直截了當做完例行公事,問題也趁隙因此載浮載沈繼續漂流下去。

遇到這種感覺不妥的情況,緊急喊停是必要,同時也是困難的。就我自己最近的親身經歷來說,這些令人躊躇再三的不妥感包括:

  1. 一個大量任用新手設計的設計部門,理當是一個學習型組織
  2. 部門裡有一位經常遲到、無預警請假的設計
  3. 這是我所經歷過設計工作量(相較於管理)最大的一個設計主管

這些感覺上的不妥,事實上,並不妨礙一般設計工作的進行。但,或多或少也衍生了實作細節上的困擾,譬如說:

  1. 缺乏按部就班導引的新手設計,必然要經歷一段盲人摸象的挫折撞牆期。
  2. 經常遲到、無預警請假,可能成為teamwork評估時不安定、不可信任的重大變數。
  3. 長期讓設計主管扮演資深設計的角色,自然無法期待部門綜效。

撇開企業資源分配的變數,光就Designer的自我內省而言,這種種不妥的直覺,或許都源自這些現象有破壞設計紀律的可能。

所謂的設計紀律,簡單地說,也就是任何一位好設計都必須培養的特質:持續聚焦於改善與優化的專注力。

幾天前,當我在工作左支右絀之際,赫然發現:部門裡小設計遲到的問題,似乎一個月比一個月更嚴重。表面上來看,遲到扣的是他的錢,似乎不大關我什麼事,但那種莫名的不妥感依然令人焦慮,讓我忍不住這麼想:「今天你來做這個工作,你進到職場這個職務,你就得要負起相當的責任,而這個責任,顯然不單單僅止於工作上交付事項的交差了事。上班族或公司職員跟一般自由接案的Freelancer不同之處,大概就是:可能你在某些工作上,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個體,而是群體的一部份,這是公司為什麼要有制度,而所有公司內的人都要遵偱同一套制度的原因,因為某些公司所交付的任務是需要群體配合來完成的。」

或許我們該這麼解譯那些設計工作上的不妥直覺:正因為那驅使著designer進步與焦慮的動力,都源自designer所追求一切關於設計的紀律。

technorati ta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