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從沒停止詛咒過的一種人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8-09-09

所有Designer自進入設計這一行後,從沒停止詛咒過的一種人是:明明可以預留五天、三天甚至一天,給Designer進行設計完稿作業,但他偏偏要拖到最後只剩五小時、三小時甚至一小時、半小時、十分鐘,才發稿給你說急件麻煩請你趕給我。

感覺上,就好像非要讓你趕稿趕到死一樣。

事實上,讓你趕稿趕到死,無疑也非做出這種事的人所願。然而,關鍵時刻臨了,即使表現得如何狀極為難不安,用盡一切低姿態深表歉意,這種人就是有辦法讓你對他恨之入骨,但始終莫可奈何。

因為上一次已經如此,下一次他也還是會再捲土重來。

為什麼這種人就是學不會教訓呢?

描述困境,顯然並不能解決問題

為什麼?

或許,有人會猜:大概因為急著趕稿、備受煎熬的不是他;大概因為缺乏同理心,因為別人跟別人的小孩死不完;大概因為反正痛不到自己;因為教訓總是還未到他們這種人身上就已經煙消雲散了。所以,即使每次關鍵時刻狗急跳牆,這種人表現得狀極真摯為難不安,下一次他還是會一二三四再來一次。

過去我曾被交付過一項試圖解決這個難題的工作,目標很明顯要揪出從編輯、企劃到設計這整個流程裡可能產生的資源浪費,以及因為資源浪費所造成的不必要工作負擔,作法則是以一套叫作重複驗證表的工作表單來進行:

  1. 在工作交付前,預估所需工作時數與工作流程
  2. 在工作進行中,記錄實作工作時數與工作流程
  3. 在結案後,檢視所預估與所記錄是否相符?或者有多少落差?產生落差的因素為何?

經由重複驗證表,所有專案及例行工作事項的每一環節都被迫進行反省。

譬如說:一件預估需要三天完成的設計稿,在第二天才給齊文案及影像素材。第三天截稿交件後,由於企劃部門對已完成的稿件有不同的意見,在緊急會議之後,再要求修改幾個最初並未提及的細節,甚至要求依照相同樣式再擬做一個不同色系或影像調性的稿件來看看。最後,在間不容髮、馬不停蹄地趕稿下,雖然總算勉強完成稿件,但卻耗費了遠比最初預估還要多的流程步驟,而且,就設計專業的觀點來看,最後趕出來的成品,顯然是一個拼裝模型,完全是稱不上設計成品的成品。

以上述譬例來說,一旦問題出現,管理階層就可以利用三組重複驗證表來解析問題所在:

  1. 企劃部門的重複驗證表:對企劃自身的預估、記錄、檢視
  2. 設計部門的重複驗證表:對設計自身的預估、記錄、檢視
  3. 重複驗證「企劃部門的重複驗證表」與「設計部門的重複驗證表」

然而,實作過半年之後發現:即便是重複驗證表,充其量也只能描述困境,而描述困境,顯然並不能解決問題。

這也就是說,即使是Designer從沒停止詛咒過的一種人,也自有其從沒停止詛咒過的另一種人,而那另一種人,也自有從沒停止詛咒過的一種人。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