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與霸道的差別在於粗暴與否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3-12

通常,我用一篇文章來回覆留言的動機約莫是:覺得可惜。

這篇文章而言,一方面對「粗暴地做正確的事」覺得可惜;另一方面則是留言所指涉的,其實與我的內文無干,甚至包括後續的留言,其實都在衍生與原文原意無關的批判。

即使那些批判論述本身都毫無貽誤,從毒樹惡果的邏輯觀點來談,我還是希望能把重點聚焦在原來那篇文章上,檢視其根源,那究竟是不是一篇羞辱台灣、並且有著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的文章,而不是分神無限上綱、延伸去爬梳台灣正名運動的脈絡。

所以,回到那篇文章本身。

誰才是你們的同志,並且,要淨化到什麼程度,才是你們心目中理想的台灣?

那篇文章引用了一首名叫《不怕雨來不怕風》的二次世界大戰抗日兒歌,沒錯,它的歌詞寫的是「中華兒童」,但,整個語境文意,其實是在鼓吹受壓迫者起而反抗加害者。

在二次世界大戰那個時代,受壓迫者反抗的加害者是日本,台海危機時,受壓迫者反抗的加害者是共匪。不同時代,可能賦予這首兒歌不同、甚至可笑的詮釋。然而,這就是首兒歌,我聽過,我兩歲兒子也聽過的一首兒歌。

我當然很清楚馬英九上台之後做了很多抹滅台灣認同的小動作,包括儘可能不用台灣,也包括準備為中正大廟復辟。

但,你今天要否認,甚至責備台灣球迷曾經以一種庶民式誠心誠意地高呼中華隊加油的事實,甚至要把它概括到台灣正名運動很高蹈地來批判,其粗暴又與國民黨否認台灣日治時代、責備台灣人不講北京話不稱中華何異?

所有見「中」即反的台灣正名運動者,所有自詡為基本教義派的台灣正名運動者,難道還不懂如果中正大廟復辟得以成功,那絕非馬英九夠霸道,而是當初陳水扁政府不夠王道,而王道與霸道的差別,就在於粗暴與否。

所有見「中」即反的台灣正名運動者,所有自詡為基本教義派的台灣正名運動者,你們當然可以不管文章內容寫的是什麼,只要瞄見「中華」二字,就批判反對說教到底。

但,我也要試問:如果台灣正名運動是需要處心積慮到批判一篇意不在揚中抑台的文章,如果台灣正名運動是需要與我這種到處寫信要求加入台灣這個國家選項的人來周旋詰辯,那麼,誰才是你們的同志,並且,要淨化到什麼程度,才是你們心目中理想的台灣?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