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有病的精神科醫生比蛀牙的牙醫可怕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5-22

精神有病的精神科醫生比蛀牙的牙醫可怕

記得,很久以前,讀過一篇文章。

內容大概提到:

有人因為失眠,去看了精神科醫生。

結果,在做完一份情緒量表之後,這人被診斷為已達某種精神病癥標準,必須接受醫生處方療程,乖乖按時服藥。

根據精神科醫生的診斷,這是唯一一條有機會康復成為正常人的路徑。

也許你很少有機會認真看待,但,在一個正常的社會裡,當一位正常人,是很重要的事。

有時候,那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

醫生何其權威,權威又何其巨大到足以主宰弱勢者的命運。

當你有機會(通常,這不會是件好事)體認到: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當一位正常人,是很重要,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事。或許,你就會明白:「不正常」、「異類」與「弱勢者」之間,所存在足以誅連九族的危險關聯。

有時候,你只是不正常,就被歸為異類;有時候,你只是異類,就被歸為弱勢者;更有些時候,你只是弱勢者,卻被歸為不正常。

一如再蹩腳的詐騙集團也有其按部就班流程手法一樣,「不正常」的診斷,只是一個備受排擠的「異類」,甚或遭逢打壓「弱勢者」的最初始,一個小小的開端。

然而,事情一旦有了開端,可能就會一發不可收拾,就像電影《女孩向前走》與《鵝毛筆》裡永遠走不出精神病院那樣,永劫回歸die ewige Wiederkhr

矯正「不正常」、輔導「異類」與拯救「弱勢者」,那就是所有權威的籌碼。

當你面對權威,記住,無論那是如何成就得來的,你都不得冒犯,即便是任何一個偏頗歪斜的主觀,也即便他們原本該當是訴諸多方衡量、講求公平正義的客觀,你都不得冒犯。

否則,那就是一個一發不可收拾的開端。

當然,每個人也都有其自由抉擇。你可以選擇偏頗歪斜的康莊大道,你也可以選擇訴諸公平正義的險途。

你可以質疑,並且挑戰任何原本該當客觀的主觀威權。

一位精神有病的精神科醫生;氣急敗壞的官員;或者,動不動就哽咽落淚的總統。

Plurking:





回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