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象、科洛弗檔案與使徒

作者: Jas / 發表於 2009-06-08

Angel

稍早前,曾經提到無趣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你可以試著更有趣一點。」

這樣的說法,聽來簡單。

但,真正做起來,當然,完全不是單純動動嘴巴那麼容易。

從許多事後或者說最終成果看起來既美妙又有趣的事物裡,我們其實不難逆推,或觀察到一些奇技淫巧--那些創意人為了逃離無趣所作的掙扎。

特別是那些極力想要達成「不落窠臼既有陳舊流俗與一成不變的規格模式」目標的創作。

所謂「不落窠臼」,其中的窠臼,譬如說小時候看過的《無敵鐵金剛》、《科學小飛俠》或《北海小英雄》之類的卡通,人物大凡正邪分明,故事也大抵是:舊的惡勢力派出新且更具威脅的壞蛋前來挑戰好人,然後,就在好人快要被擊潰的緊急關頭,因為某種緣故,總算壞蛋終於還是被打敗了。

這樣的橋段邏輯,就這麼一次次上演套用在每一集裡。

我們可以就這些卡通進行一些小小的觀察,試想當創意人聽到「你可以試著更有趣一點。」時,也許會把壞蛋從命名上的不同,上綱到類別屬性的不同,也許,就改叫那些壞蛋為使徒好了。

邪不勝正其實是兩方陣營對抗題材裡最大的窠臼,然而,邪不勝正或許也是觀眾的最大期待。

試想,當你花了二十九分鐘在忍受無敵鐵金剛的挫敗,如果過了最後一分鐘,無敵鐵金剛依然無法反敗為勝,那麼,你想必滿心認為這是一個下集待續的結尾。那意味著,你得再新忍受一次無敵鐵金剛二十九分鐘的挫敗,以享用那可預期最後一分鐘的邪不勝正光榮。

我們其實從很早以前就可以預想得到,遲早會有創作者刻意來挑戰觀眾的最大期待。顛覆邪不勝正的窠臼,顛覆真假分明的窠臼。

就像藉由影像送來一具龐大的飛行體,不是空中巴士A380,卻是一頭大象那樣。

然而,即使有時候你可以震懾住觀眾,也不意味著創意是件可以很容易去進行的事。創意從來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從來不會很容易就成就一些既美妙又有趣的事物。

Cloverfield

如果你碰巧看過《科洛弗檔案》這部電影,大概會對「創意從來不會是件容易的事」這件事有更深刻一點的體會。

有時候,即便你弄來一頭飛象那樣衝擊並挑戰觀眾的視覺認知感官經驗,甚至說它就是使徒,或暗示真假分明、邪不勝正的世界就要毀滅了,也未必能夠做出一個有趣的東西。





回上方